吴哥游的胡“视”乱想

松江新城Mag2019-10-02 10:47:41

晚上,飞机从浦东机场起飞,在1000米高的空中掠过。此刻,陆家嘴高楼似珠宝堆成塔,外滩灯火似金龙游江边。大上海灯火璀璨,就像黄金和钻石铺满大地伸向天边,我好一阵兴奋。在飞机上打了个盹,空姐温柔地播报:


“柬埔寨的暹粒市到了!”


此时,机羽下的城市,灯火寥寥,我的第一印象是,这里不太繁华。



//



接待我们的导游是一位姓李的华裔小伙子。他爷爷是国民党的抗日远征军,从缅甸逃出再经过泰国流落到柬埔寨定居下来,娶妻生子,到他已是第三代华裔柬埔寨人,因为会说中文,才找了个导游的好差使。


吴哥窟有千年历史,是一组石砌建筑群组成的神庙,原本是为祭祀印度神和国王母亲而修造的。


祭坛巍峨,回廊石刻壁画描写的战争场面气势不凡。主体部分是五个须弥山金字坛的宝塔,立在巨石堆砌的建筑上,有半个佘山高,可见工程量之大。它作为柬埔寨的标志被印在国旗上,当你亲临其间,才能被它高棉式的建筑美所震撼。难怪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后几天,巴戎寺石塔群的慈、悲、善、舍四面佛,有着著名的“高棉笑”。那石刻精致的女王宫,那石雕浩瀚的斗象台,那空中宫殿遗址……处处显示出古高棉王朝强大兴盛。现在的越南、泰国等国当时都受他统治并岁岁朝贡,所以,国库充盈而大兴土木。后来却因战乱,洪水泛滥引起瘟疫横行,人们认为天神降怒此地,要灭人类,王朝的达官贵人和平民百姓都为逃避死亡而弃城四散而去。


从此吴哥窟竟被丛林和荒草湮没了600多年,直到被法国探险家发现了这有着精美雕像的乱石堆。



叹惜之余,我想我们很幸运,中华文化传承几千年,浩瀚历史都有不同形式的记录。


据说吴哥窟还是外国援助修复的。我想,上海附近阳澄湖因一只蟹而兴起的巴城,因一个沙家浜的戏而闻名的芦苇荡都有高速公路直达。而江浙皖地区山间农舍都是柏油马路直铺到村口或屋边,多大的反差啊!



/ /



洞里萨湖是柬泰越三国共有的界湖。我们16人的团租一条双层机动船出港,河两边漂在水面上的水上人家倒是世界独有的一个群体。


民居都是用几十个柏油桶盖上木板再造房子,人数众多像个小镇,有简陋的医务室、教堂、学堂、小卖铺、还有小饭店和咖啡屋等。住着一群没有国藉的越南人,他们靠湖吃饭,却永远不准上岸,岸上有飘着柬埔寨国旗的警察所,居高临下,虎视眈眈。



据说大多数人是因为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战争期间,越南全国动员抵抗中国,一大批为逃避兵役的越南船民逃到柬埔寨一侧躲起来,因战争的另一个目的是围魏救赵,逼越南从柬埔寨撤军,所以,柬埔寨当局因同情而未驱赶他们。


战后他们想回去,越南当局却以他们是叛国而注销户籍,从此,他们成了一批没有祖国的不是黑人的黑人。




船在行进中,两边沼泽森林向后退去,我看见一只小舢舨机动船追上来,粘上游船,快速攀上几个十岁以下的男女小孩。他们看见游客就用小拳头在人们的手臂或背上敲十来下,伸手要美金一元或人民币十元。有的游客反感不让敲,就从船舱的楼梯逃到船顶观景平台,小家伙竟从船边的支柱上像猴子一样三两下就攀上去,提前站在逃跑者面前。


所有的船上每天都在上演小老鼠追大猫的戏码,有小孩身上缠一条蛇,名为表演,可气又可怜。




洞里萨湖的落日血红血红的,晚霞红彤彤的染红了整个天空,游客们一片惊叹,有人赞其美哉残阳如血。


我看一个残字,一个血字,道不尽无国之人的绝望。



/ /


导游说,暹粒市是柬埔寨的第二大市,地位相等于中国的上海,我看倒像中国的一个落后小县城。市中心才看见有几个红绿灯,楼房都是四层以下、二三层居多的私家住宅。路边店铺装修简单,人行道参差不齐,走路不舒服。




导游说柬埔寨土地私有,要修路筑桥难度重重,比如,政府搞市政要征地,私家地上一棵爷爷种的树,有继承权的子女几十个,小祖宗就难摆平。


我想我所在的松江区,建个新城仅用十余年,新城平地起,广厦千万间。




每天去景区,沿路看去,路边田里散养着瘦瘦的耕牛。柬埔寨属于农业国,耕田基本用牛,化肥农药舍不得多用,稻米产量极低,人均月收入不到一千元。劳动民众基本没有养老金(公务员退休有千把元),没有像样的医院。每家生4、5个小孩,粗放散养,广种薄收。十来岁的小孩子都要帮大人领孩子,稍大的孩子帮助干活,小孩没条件好好读书。


柬埔寨人的平均寿命才六十多岁,孩子死亡率高是重要的原因。这个热得要命的国度,电是从泰国买来的,每度电却要二元多,老百姓基本上用不起空调,街上少见电瓶车,大多数店铺晚上只能用几盏节能灯。



/ /



导游小李在送我们回机场时说,前不久带女朋友去中国玩,因南京路地铁站太大了,找不到要找的出口,晕头转向,等找到了出口,又看到那么多摩天大厦,这么发达,一阵激动,两个人竟抱头哭了,这就是他爷爷的祖国。


“你们真幸福,我不幸福。”他幽默地说,“因为我不姓‘福’,我姓李


我告诉他,我们现在的幸福来源于国家在理论、道路、制度、文化四方面的特色优势,以后的日子也会越过越幸福。




-本文照片由作者提供-



友情提示



由于公众号篇幅有限,完整文章阅读请移步《松江新城》总第133、134期(合刊)纸质版或者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下载PDF电子版。如需关注请扫描底部二维码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选自《松江新城》总第133、134期(合刊)

文化长廊栏目


作者:周宏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