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养小鬼有多恐怖?

神秘事件调查员2019-01-15 16:49:18

人有善恶,山有灵邪,庙有阴阳。

但凡大山施工,先要找观灵人堪山断庙,祭拜一番。

然而有些山可以祭拜,有的山却不能涉足……

一旦触及 ,厉鬼封山,阴兵索命!

经历过千难万险,却也逃不了一个因果浩荡。

阴风漫道,无常封门,这些你可曾听闻?

灵狐吞月,野猫化尸,这些你是否见过?

未曾听闻,却不代表不存在!

这是因 ,百年前的孽。

这是果,还不尽的债!

九爷的职业,你或许从来没听过。

了解这行的称九爷为观灵人,不了解的,称九爷为看山的。

每当山中有巨大的工程,比如修路,开矿,懂规矩的,都要请上一位观灵人。

所谓观,东西南北,看风看气。

至于灵,山中有灵,冥冥之中,主人生死。

山中施工的时候,生灵,庙宇,都有可能影响整个工程的吉凶,甚至施工者的安全。

相信你经常听说山中施工出了这样那样的事,但你知不知道,可能正是因为触动了某种禁忌,所以发生不详?

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跟着九爷,每次接活儿,九爷都会带上我。

但是九爷却从来不教我观灵的手艺,也从来不需要我帮忙,我有时候甚至觉得,九爷对我有些冷漠。

昨天九爷接了个活儿,是一个私人承包的矿山,地势偏僻, 山路崎岖,按理说这种高大而且崎岖的山最不适合开工。

虽说九爷没教过我什么东西,但我今年已经二十岁,跟着九爷也有十四年了,耳濡目染,也能看得出山势险峻,可能有些凶险。

而且这山的名字很奇怪,被称为枯邸山,因何得名,早就没人知道了。

可从始至终,九爷都没有说出这座山的凶险之处,一脸平静,如同往常一样,雇车将需要的东西拉过来。

我知道这山凶险,却没想到还没等开工,就出事儿了。

将观灵人的工具置办齐全之后,九爷就要在山中寻找死地。

死地就是指动土范围内的不详之处,避开这些地方,工程才能周全。

而这个过程中,工程的一位股东亲自带着几个工人给九爷指点施工范围,需要挖的,需要炸的,全都要详细介绍。

可没想到就在这股东滔滔不绝的时候,手指漫不经心的朝着一个方向指过去。

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阵语塞,眉头一皱,倒吸了一口凉气。

随后就是全身颤抖,两只手捂住胸口,哆哆嗦嗦的倒在了地上,脸上写满了痛苦的神情。

九爷就在这位股东的旁边,当即一把将他扶住,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你有心脏病,拿着药呢么?”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当时这位股东表现出来的症状跟心脏病一模一样。

但是这位股东就好像着魔了一样,眼睛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看上去无比的狰狞,一边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胸口,喉咙里还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怪声。

我顺着这个老板眼睛盯着的方向看过去,那里空荡荡的,是一片树林子,难道是刚才看见了野兽,被吓到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天有些黑了,在这种空旷的山里,看见什么东西是很正常的事儿。

马上就要准备施工,这个档口股东突然病了,可能会影响整个工程的进展,用九爷的话,可能会错过动土的吉时。

最要命的是这个股东有着绝对的指挥权,他要是不好,工程根本就没办法进行!

这一下不管是其他几个老板还是手下的工人全都乱了阵脚,这位股东病得蹊跷,看着渗人,这荒山野岭的,赶到医院至少需要七个小时,舟车劳顿,万一这位爷死在路上,整个工程可能都需要重新规划!

如此大的工程,到时候造成的损失无法估计!

想到这一点,我的心也悬了起来,三病五灾虽然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但是一旦错过了既定的时辰,很多事情都要重新筹划。

观灵人的规矩很多,什么时辰应该做什么,用什么东西,丝毫马虎不得,牵一发而动全身!

正当众人纠结的时候,九爷刚刚皱起来的眉头舒展了开来,他的眼睛朝着这位股东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时候我看到,九爷的嘴角,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笑容别人或许察觉不到,但是我在九爷的身边十几年了,九爷原本就并不丰富的表情,自然逃不过我的眼睛。

随后九爷不再理会这位股东,而是径直朝着股东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我看见九爷一边走着好像一边还在嘟囔着什么,似乎是在用心的测量着什么。

我急忙跟在九爷的身后,一起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突然之间,九爷深吸一口气:“此处荒芜,却安神像,白虎冲神,是为大凶,怎么会在这里安庙呢?”

话音一落,九爷从怀里拿出一个罗盘,这罗盘从我记事的时候就存在了,九爷一直随身携带,形影不离。

观灵人主要是观风水,罗盘是用来吃饭的家伙。

九爷盯着罗盘看了足足两分钟,突然之间身后有人大喊了一声:“张老板要不行了!”

九爷一听这话,轻拍了我一下:“三封,跟着我!”

在我的印象之中,这倒还是九爷头一次如此温和的跟我说话。

楚三封是我的名字,九爷的姓并不是楚,为何以楚为姓,以封为名,我也不懂,小的时候对这名字不以为然,但是越长大就越觉得,这个名字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来不及多想,我直接跟着九爷向着前方跑去,随后眼前的场景让我微微一愣。

前方竟然真的有一座庙宇,但是庙宇已经无比的残破,残破到从外面只能隐约的辨认出这是一个庙宇的程度。

这也难怪,这座庙宇地处山中,而枯邸山位置偏僻,周围的村子很多都已经荒废了,山中的庙自然而然的年久失修。

我估计山下的村民可能都不知道这座庙的存在。

其实有座庙并不稀奇,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九爷的本事,明明刚才还离得老远,仅凭山中的气息,就能推测出前方有庙宇。

而且听九爷的意思,这是一座凶庙!

“走,进去瞧瞧。”

这庙太残破了,而且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山中虽然有施工队带来的灯和火,但是无法掩盖山中那种诡异的气氛。

这残破的庙孤零零的落在此处,一阵风吹过,发出阵阵吱吱嘎嘎的声音,看上去更是格外的诡异。

若是我一个人的话,肯定不敢进来,但是有九爷在,我就安心多了。

九爷在前我在后,相继走入了破庙之中,而庙中的场景让我险些坐在地上。

只见一座巨大的残破的神像面前,一只骨瘦如柴的黑猫正在神像面前,两条后腿弯曲,竟然好像是跪在地上一样!

这诡异的场景让我的嘴巴微张,半晌说不出话,随后我回过头想要找九爷,但是发现这时候九爷竟然不见了……

内心瞬间被惶恐笼罩了,这黑猫太诡异,给人一种妖邪的感觉,下意识的我转身就要从庙里出去。

可就在这时候,黑猫猛然回头,幽绿色的眼睛竟然好像有人类的情绪一样,盯着我发出一阵沙哑的叫声。

“砰!”

可能是太惊慌了,我回头跑的时候歪歪扭扭的,竟然撞在了身后的一根木头桩子上,后退了几步,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脑袋传来阵阵强烈的眩晕感,我躺在地上正好能够看见高大的神像,刚才注意力全都放在黑猫上了,却没有注意到这巨大的神像上面竟然也有诡异之处。

神像很粗糙,供奉的是什么神灵都看不清,整个身体呈现出暗红的颜色。

最为怪异的是神像身上分明有几个很明显的手印的轮廓,手印同样是暗红色,不过比神像本身的颜色要深,所以很容易辨认。

这些血手印……是什么东西?

“咔嚓!”

伴随着我摔倒,残破的地面发出一阵难听的声音。

我面前的这只黑猫年纪太大了,看上去似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嘴角不断的有口水流淌下来。

那黑猫盯着我看了一阵,并没有什么动作,直接转身顺着窗户离开了,这时候我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但是黑猫刚才的眼神却让我感到阵阵心寒,那眼神好像透露着某种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我晃了晃因为碰撞有些昏沉的头, 将目光从神像的上面挪开,然后急忙爬了起来,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手掌竟然有血液流淌出来。

原来是刚才摔倒的时候被地上的木头划了一下,竟然划出了一道很深的口子。

“九爷?九爷?”

我低喝了两声,没有任何的回应,九爷就好像是在神庙之中蒸发了一样。

我从地上爬起来,就要走出去,这时候我看见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人影,我这猛然一回头,吓得我险些叫出声来!

“叫什么!”

定睛一看,看到的竟然是九爷有些阴沉的脸,九爷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了?

我看得出,九爷双眼中带着紧张,=看着我有鲜血流淌的手掌,微微皱眉,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九爷,咱们还是赶紧出去吧,这地方太邪门儿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触了九爷的霉头。

“不能出去,张老板犯病就是因为这东西,三封,你去砸了它!”

听九爷这么一说,我有点发懵,要知道观灵人中有规矩,山中遇庙须规避,若无避处则敬迁。

就是说在山中施工遇见神庙要尽量避开,实在不能避开的情况下,也要杀鸡宰羊,三叩九拜,选择别的风水宝地盖庙,将神像恭敬的挪过去。

今天九爷却要我砸烂这个神像,这岂不是有违观灵人的大忌?我们吃这行饭的人,不敬鬼神,那等同于自掘坟墓啊。

就在我愣在当场发呆的时候,九爷很少见的发怒了。

“让你去砸了它,你聋了吗?”

我很少看到九爷对我发这么大火,不禁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问道:“可砸了这东西,会不会出事啊?这庙本来就邪门。”

九爷满脸严肃,“有我在,让你砸就砸,你怕什么?跟了我这么多年,这点胆子都没有吗?你不砸烂它,张老板就活不过今晚了!”

我一听九爷说的这么严重,当即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再加上我也不想被九爷看扁,狠狠心,搬起一块大石头,恶狠狠的走到了那个神像面前。

“不管你是什么神祗,今天说不得也要得罪了。”我默念了一句,高高举起石头,狠命的朝神像砸了过去。

石块砸在了那尊神像上,我立马跳到一边,我觉得这泥胎神像被砸烂后,立即就会灰尘大作,我不想弄脏衣服。

但万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神像在石块巨力的撞击下,居然并没有破碎!而是发出了一声闷响,整个神像倒了下来,摔在地上后还保持着完整无缺。

我不禁一愣,这是怎么回事?按道理,一般的泥胎神像怎么能经受得住这么猛的撞击还不坏?

这时我突然眨了眨眼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地上的神像左肩膀处被石块砸坏了,居然流出了潺潺的暗红色血液!

没错,这尊神像居然流血了!

我顿时张大了嘴巴,震惊无比,“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此时九爷并没有理会我的问题,而是从怀里拿出了三枚钢钉,走到了神像前蹲下,嘴里念念有词。

“观自在大威德金刚,借金刚之力,封印邪魔,唵嘛呢叭弥哞!”

念完手起钉落,三枚钢钉分别扎进了神像的额头,胸口和小腹,这三寸长的钢钉完全没入了神像体内,由此可见九爷的指力远超常人。

做完这些,九爷这才站起来说道:“从百宝袋里拿出红绳,把这东西捆起来,捆结实一点。然后出去叫人吧。”

我目瞪口呆的问道:“九爷,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为什么还会流血?”

九爷淡淡的回答:“这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起过的,活尸神。”

一听活尸神这个名字,我的头皮顿时一炸,尼玛,原来这尊神像外面是一层山漆,里面居然是一具人的尸体!

活尸神,是东南一代崇拜的邪神,传说在古代某些狂热的神秘宗教,会把人活生生的制成神像,用秘术让尸身不腐,涂上一层山漆,供奉在庙宇中,四季祭祀膜拜。这种生人制成的活尸神,据说邪性十分强大,也很灵验,只要献上祭品,无不灵验。但过于残忍邪恶,后来就销声匿迹了。

以前在闲聊的时候,我曾经听九爷提起过这东西,当时还以为只是古代的传说故事而已,并没有当回事。没想到的是,今天我们真的碰到了一具活尸神!

而且我还刚刚用石块狠狠的教训了这个邪神,也不知道会不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我吞了口口水,问道:“九爷,该不会出什么事吧?这东西邪门的很啊。”

九爷不在意的说道:“今天要是我没来的话,会出大事,还好我来了,就没什么事了。我做事自有分寸,不必多问。”说完就朝庙外走去。

“九爷你去哪儿?别把我一个人丢下啊。”我吓了一跳,我可不敢单独一个人留在这个邪门的地方。

“瞧你那怂样,我出去看看那东西跑哪里去了,不会走远的。”九爷一边说着,分明就已经走远了。

我一愣,那东西?是指什么东西?难道这个邪门的神庙里,除了这个活尸神外,还有其他什么邪门的玩意吗?是我刚才看到的那只老黑猫?

现在的情况也不容我多想了,我赶紧从百宝袋里拿出了三丈三尺的红绳,将这个活尸神捆了一圈又一圈,而且捆的十分结实,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一具尸体,但我内心生怕这玩意动起来。

直到把活尸神捆成了一个大粽子,我才吐了口气,走到神庙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只能拿出手机照明。

“捆好了?去叫人来吧。”九爷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把我吓了一跳。

我点点头,正准备走,又回头问道:“叫人来干什么?”

九爷不耐烦的说道:“当然是拆了这个地方啊,还能干什么?”

“那张老板…..”

“已经没事了,放心去吧。”九爷说完就背负着手走进了神庙。

我赶紧朝来时的路狂奔而去,没过多大会就找到了那群焦急的工人和老板们,他们正围着昏迷的张老板,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小哥,你们刚才跑哪儿去了?出了这种事情,九爷要帮我们拿个主意啊,张老板这情况到底是怎么了?”一个股东焦急的上前问道。

我故作高深的说道:“哦,这事啊,刚才我和九爷就是去处理这事情了。张老板现在已经没事了。”说完心里颇为忐忑的走到了张老板的身前。

低头一看,只见张老板的胸口果然开始微微起伏,有了均匀的呼吸,脸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接着突然听到几声闷响,原来是他放了几个声音很大的响屁,这屁不但响,而且奇臭无比,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捏住了鼻子。

“哎哟,头好晕,好疼,我刚才是怎么了?”放完屁的张老板,居然就这么醒了过来,摸着自己的脑袋晕晕乎乎的说道。

旁边的股东们一看顿时大喜过望,同时也对我和九爷敬畏有加,纷纷上前扶起张老板。

“张老板,那边有个残破的神庙碍事,九爷吩咐叫人过去拆了它。”我上前说道。

张老板楞了一下,点头说道:“既然是九爷的吩咐,照做!弟兄们都跟着他去吧,带上工具。”

由于这里是荒山野岭,还没有修公路,所以推土机挖掘机这种大型机械是进不来的,拆神庙只能靠人工了。

工人们带上大铁锤,钢钎什么的,几十个人打着手电跟着我浩浩荡荡奔赴神庙。

来到神庙后,九爷吩咐人们找个大麻袋,把那个活尸神给装起来,我们也没有过多的透露这玩意是什么东西,那些工人也不敢过问,只是照做。

剩下的就是几十个工人抡起大铁锤,开始拆掉这座神庙,这神庙也不知道有几百年历史了,早就是高危建筑了,在工人们齐心协力下,很快就被夷为平地,正应了那句话,破坏容易建设难啊。

做完这些后,九爷让两个工人抬着那个活尸神,带着人们回去了。

“九爷,怎么样?这里可以开工了吗?”张老板看到九爷后,没有问自己刚才晕过去的事情,好像他已经把那事完全忘记了,心里只惦记着工程。

九爷不慢不紧的回答:“没事了,明天午时是良辰吉时,中午十二点,在我指定的地点破土动工,保你万事大吉。”

张老板和一干股东一听,顿时喜笑颜开,好像刚才那一场风波已经丢到了爪哇国去了,根本没人在意这事情了。

接着我们就和这些人一起回家了,不过那个活尸神也被九爷带回了家。

我和九爷住的地方,在一个老胡同里,名字叫三道胡同,至于名字是啥意思就不清楚了,总之是一条年代很久远的胡同,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九爷的家是胡同里最大的一个四合院,按照京城的房价,这套四合院的价值起码在上亿元以上,我也曾经提起过,把这套四合院卖了,九爷就能立马变身亿万富豪,不用再辛辛苦苦当什么观灵人,可以安度晚年了。

结果我刚一说这话,九爷就在我屁股上来了一脚,还把我臭骂了一顿,说哪怕他死了,这院子也不能卖,就算是卖,也没人有那个命住。

我当时见九爷发火了,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也不敢再多嘴了,总之在九爷的眼里,这套老祖宗传下来的四合院比他的生命更重要。

不过话说回来,九爷作为观灵人这一行里的翘楚,他的出场费是极高的,不是大富大贵之人,根本请不起他,所以以他的收入而言,也确实不差钱。

我背着那个装着活尸神的大麻袋走进院子后,九爷说道:“丢在院子里,你自己洗澡去睡吧。今晚别出房间。”

我跟了九爷那么多年,知道他有些规矩,不听他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所以我也不敢多问,乖乖的回房洗澡,早早的钻进被窝里。

躺在床上,我却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一闭眼就能看到那只老黑猫,至于那个活尸神,其实对我倒也没多大的威慑力,干我们这行的人,死人见多了,见怪不怪。但那只老黑猫却给我一种十分邪性的感觉,仿佛它就像是人一样,能看到我心里想的东西!

我就这样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到半夜都没能入睡,正在提心吊胆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我好奇的爬起来,掀起窗帘的一角,透过窗户偷偷朝院子里看去。

只见月光之下,九爷居然拿着一把锄头,在院子的一片空地上挖坑,而且那个坑已经挖了很深了。

九爷这是在干什么?难道是想把这个活尸神埋在院子里?这么邪性的东西,不一把火烧了,反而要埋在院子里,岂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以后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我趴在窗台上不敢做声,只是心惊胆战的看着九爷的动作。

很快坑挖好了,九爷从屋子里拿出一个火盆,又拿了三根香,点燃后插在坑的旁边,在火盆里烧了一堆黄纸,这才解开了麻袋,将那个粽子一样的活尸神拖了出来。

九爷看着活尸神,嘴里轻轻念叨着什么,但隔着窗户我根本听不到他说了什么,不过突然我觉得头皮一炸,因为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那活尸神紧闭的眼睛,居然睁开了!

而且那不是人类正常的黑色瞳孔,而是血红的!

不仅如此,那活尸神脸上还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笑容,看着九爷在发笑,那笑容让我浑身汗毛倒竖。

九爷的神经十分大条,根本不为所动,他从旁边抓起一卷胶带,就用胶带把活尸神的双眼给蒙住了,而且还把它的脑袋紧紧的缠起来,缠的像个木乃伊一样。

接着九爷一脚将活尸神踢进了坑里,从屋子里又拿出了一个小瓷瓶,从瓷瓶里倒出了几滴黄色的液体到坑里。

只见坑里立即就冒出了大量黄色的浓烟,甚至我隔着窗户还听到坑里传来了一阵隐约的嘶嘶声,像是一个人被封住了嘴巴在惨叫一样!

九爷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冲天的黄色浓烟,静静的看着,一直过了很久,差不多足有一个钟头,浓烟才慢慢的变小,最后消散了。

这时九爷才拿起铲子,将土铲回坑里,将这个坑填满了。填满之后,还用铁锹拍实了地面,看上去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做完这一切都差不多是凌晨了,九爷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这才收拾好了院子,进屋子里休息去了。

我一直看完了这一切,才战战兢兢的钻进了被窝。虽然我不知道九爷到底在干什么,但我猜得出,那个活尸神的下场一定很惨。只是为什么九爷为什么要把活尸神埋在自家的院子里,直到后来我才直到其中的原因。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睡梦中,就感觉屁股上挨了狠狠的一巴掌。

“都六点了,还睡什么睡!起来干活了!”九爷的声音立即把我从梦乡拉回了现实。

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问道:“不是说今天中午才开工吗?这么早就去啊?是不是太早了点?”

九爷回答:“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呢,麻溜的起来,别废话。”

我只得不情愿的爬起来,穿衣洗漱后,正准备来到院子里,回头无意中一看,不由头皮一麻,因为我突然看到我的被窝上有一串梅花般的脚印!

没错,这些脚印和梅花几乎没两样,凡是养过猫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猫的脚印。但问题是,九爷家没有养猫啊!而且这附近的猫也从来不光顾九爷的四合院,这猫的脚印是从哪里来的?

我脑子里顿时出现了昨晚见过的那只大黑猫的样子,但想一想也不太可能,那个荒山野岭离这里足有一百多公里,猫又不是狗,何况是一只老猫,理应没有那个能力跟踪到这里的。

“还磨蹭什么呢!”九爷在院子里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我不得不放弃我的推理,来到院子里,正打算将猫脚印的事情告诉九爷,没想到九爷直接丢给我一个大包袱。

“拿着,我们去昨天那个神庙,有些善后的事情要处理。”九爷说完就朝门外走去。

我背着一个几十斤的大包袱,暂时也只得把问题放在心里,先解决了手头上的事情再说吧。

出门后,九爷拦了一辆的士,两人一起进了的士,直接朝昨天那个地方开去。

两个小时后,太阳出来没多久,我和九爷就已经来到了昨晚被夷为平地的神庙。

看着满地的瓦砾,和断壁残垣,九爷说道:“把包袱里的东西拿出来吧。”

我打开包袱一看,只见是一些黄纸香烛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些三牲口祭品,我立即就懂了。

在之前我们也干过拆庙的事情,凡是惊动了神佛,拆迁庙宇之后,必须要献上香烛供品,以求平安,毕竟抄了别人的家,这点礼数是必须要做到的。

于是我将三牲供品果盘,都摆好,点燃了香烛,烧起了黄纸。九爷在一边恭敬的对着四方天地叩拜,嘴里念念有词,但念的东西他从来不教我,我也不大明白是什么。

这种仪式一般不会太久,一个小时后,九爷终于完成了整个仪式,说道:“好了,我已经拜过四方神灵土地,应该没什么大事了。跟我去看看破土的地方吧。”

然后我们两人来到了一座山岗上,九爷拿着张老板给他的图纸,这里要修建一座工厂,工厂十分大,到时会有上万的工人在这里工作,周围还有很多的配套设施,职工宿舍,办公楼,食堂,商店,等等,几乎就是一个小城镇了。

而破土动工的第一个地点的选取也是十分讲究的,不但关系到吉凶祸福,而且也跟工程的先后进度有关,先修建什么那是要按照设计来的。

九爷一边看着四周山势,一边看着图纸,反正我也不懂这些,只是外行在看热闹而已。

过了半天,九爷才一指山岗东边的一块平地,“那里是一块聚气之地,周围都是山势包围,也就是常说的聚宝盆,就选在那里了。”

“可以通知张老板他们了,地点选好了,让他们早点来准备吧。”九爷说道。

我点点头,一边拨打电话,一边自语道:“今天是开工的大日子,他们应该比我们更急性啊,为什么这里半个人影都没看到?这些人怎么搞的。”

九爷在旁边一听,不由眉头一皱,似乎若有所思。

张老板的电话响了好半天,但没有人接,这就奇怪了,对于张老板来说九爷的电话他怎么敢不接呢?没道理啊,我又打了好几次,一直打到第五次的时候,才终于接通了。

“喂?你是谁啊?找谁?”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不由一愣,说道:“我是九爷的人,我们找张大伟,张老板,你是谁啊?”

“九爷?是三道胡同的九爷吗?”电话里的人似乎也听说过九爷的大名。

“是啊,你究竟是谁啊?张老板呢?”我追问道。

电话里的人似乎犹豫了一会,才回答:“既然你是九爷的人,能不能请九爷过来一下?我是城西分局的刑侦队李队长,张老板今天早上在家里去世了。”

我一听,顿时张大了嘴巴,“死了?怎么死的?”

在我的印象里,张老板虽然是个养尊处优的人,但他身体很棒,一百八十斤的身板,年纪轻轻,又没什么伤病,怎么说死就死了?一定不是自然死亡!

“这个在电话里不方便说,请你们到城西分局来一趟吧。”李队长说道。

我立即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于是说道:“你等会。”然后捂着手机,对九爷说道:“九爷,张老板今天早上死了,刑侦队的人让我们去城西分局一趟,去不去?”

九爷一听,立即瞳孔一缩,似乎也很吃惊,“去,当然去。”

我这才回答了李队长,然后收拾东西和九爷一起朝原路返回。

由于那个地方公交车很难等,一直弄到中午十二点,我们才赶到了城西分局,至于工程开工的事情,不用说,已经泡汤了,张老板人都死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人死为大,工程只能先缓一缓了。

来到城西分局后,表明了身份,立即就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警官出来迎接我们,这个人三十岁左右,显得很是精明干练,他就是电话里的李队长。

“久闻九爷的大名,今天请您过来,是协助调查的,里面说话。”

李队长带着我们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里,然后让人给我们泡茶奉烟,显得很是恭敬。

九爷说道:“李队长,人命关天,我们客气话就不多说了,张老板是我的客户,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好好的,今天他是怎么死的?”

李队长想了想自己的措词,然后神色十分古怪的说道:“我知道九爷您是四九城里鼎鼎大名的观灵人,在这一行里您自认第二,没人敢自称第一。您老见多识广,或许对我们破案会有所帮助,这是现场的照片和勘察报告,请看。”

说完李队长拿出一叠资料递给九爷,九爷一愣,这个刑侦队长居然请一个观灵人协助破案,说明事情肯定不简单。

九爷拿过资料,仔细的看了起来,我好奇的凑过脑袋一看,第一张照片就把我吓了一大跳。

只见张老板浑身赤.裸的躺在浴缸里,胸口和脖子上全都是血口子,起码有上百道之多!而且勉强能分辨出是一些很细小的伤口,就像是被某种小刀子划的,但什么凶手会这么凶残?

接着这第二张照片就更让我浑身的汗毛倒竖了起来,因为我分明看到卫生间的地板上有一行血色的梅花!那是猫的脚印!

“根据法医鉴定,这些伤口是被猫爪留下的,卫生间的地面上也采集到了很多猫的脚印,而张大伟的老婆由于对猫过敏,所以他们家里是不养猫的,这只猫是从哪里来的,又跑到哪里去了,都是一个谜,除了死者没人见过这只猫,最重要的是,如此凶残的猫杀人事件,我活了这么多年,是第一次见到。”李队长一边说,一边抹着额头的冷汗。

别说是他们警察了,就算是我常年跟着九爷在一起,这么诡异的事情也是头一次听说,猫这种温顺的宠物,为什么会做出如此凶残的事情?张大伟的死相简直就像是被虐杀的一样,如果凶手是猫,也是一只极度变态的猫!

九爷静静的看完了资料后,沉默了半晌,最后说道:“李队长,这件事你们警察不要插手,我或许知道是怎么回事,给我三天的时间,我把凶手交给你。”说完站起来就示意我离开。

李队长一愣,问道:“九爷,真的是猫干的吗?”

九爷想了想,回头回答:“是猫,也不是猫。总之是你们绝对想不到的东西。”说完带着我离开了分局。

出了分局的大门,我吞了一口唾沫,问道:“九爷,我有个想法,该不会是昨晚在神庙里遇到的那只老黑猫干的吧?”

九爷看了我一眼,平时的话他一定会骂我多嘴,但今天他没有,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那已经不是一只猫了,我早该想到的,但昨天那个东西很狡猾的躲着我,我一时大意,害了张老板一条命啊。”

这时我紧张的问道:“不是猫,那是什么玩意?”

九爷皱眉回答:“那只是一种借助猫的身体生存的恶灵,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恶灵就是那个活尸神!”

“什么!”我顿时尖叫出声了。

“干嘛叫这么大声?”九爷从我恐惧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些端倪,拿眼看着我。

我用干巴巴的声音回答:“昨天晚上,那东西或许来找过我。”

后续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