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旅游初印象

山西商务国旅长治分公司2019-06-17 10:51:00

富裕和贫穷比邻

柬埔寨结束战乱、恢复经济发展仅十多年,国内经济生活已繁荣了许多,但巨大的贫富差距也让身为游人的我动容。

到小吴哥看日出的那天早晨,我们4点半便出发,途径暹粒市区一家儿童医院时,被医院门口排起的长龙震惊。阿利告诉我们,这是一家法国人开设的医院,在柬埔寨,很多穷人家没钱给孩子治病,这家医院便定期举行义诊活动,持续半天。每到义诊当天,天不亮便有大人带着孩子前来排队,生怕看不上病。

柬埔寨的贫穷随处可见,在暹粒游览途中经过的村庄,路边用茅草随意搭建的吊脚楼仅有简单的家具和一张吊床,赤脚玩耍满脸尘土的小孩衣衫褴褛,闲在家无所事事的妇女偶尔喂喂路边的白牛……阿利说,柬埔寨很多女人结婚后都待在家生孩子不工作,即便家里并不富裕。

在柬埔寨,每家至少生2个孩子,多则67个,阿利就有6个兄弟姐妹。因为穷,阿利14岁便离开家工作,建过房子、开过突突车、当过和尚,阿利的英文是在寺庙里学的。年轻时,和一位做保安上夜班的朋友合租了一间小房子,1个月只要80美元。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因为他们工作时间正好错开可以轮流睡。

在柬埔寨,富裕和贫穷的距离很近。离法国医院不远,就有繁华热闹的酒吧街、夜市,汇集了各类餐厅、按摩店、蛋糕屋、药妆店,但多是外国人消费。在这些餐厅就餐,人均消费10美元左右,和国内消费相当,但这对当地人来说是一大家人两天的伙食费。朋友在金边做国际贸易,长期在柬埔寨生活,公司上下6个人每日的伙食费便是5美元。若是买菜的时候砍砍价,5美元已经可以买到鱼、肉、鸡蛋、蔬菜等各种食材,每天换着搭配,天天不重样。朋友说,这才是最真实的当地人生活。

到金边后,我们住在金界酒店,其中就开设了柬埔寨国内唯一一家赌场,酒店门前每天车水马龙,赌徒们在此一掷千金,每天晚上乐队演出歌舞升平。那天,我听着歌走了神,错以为金界和法国儿童医院并非同一国度。

巴戎寺——高棉的微笑

即便如此,柬埔寨人还是享受着当下的生活,是吴哥教会了人们平静。

从空邦克朗去往洞里萨湖的小船上,阿利说这个水上村庄是他妈妈的故乡,这里渔产丰富,小时候坐小船行在水上,都会有鱼跳出水面。没工作的时候,他常常带上鱼竿到洞里萨河钓鱼。说话间,当地村民的小船划过,他们没有向我们售卖产品,只是朝我们挥挥手,欢迎我们的到来。

走在吴哥,仿佛进入了时空隧道,随着一座座庙宇回到它们被建造的年代,那是经历数十年的工程,也许要耗尽许多匠人的一生。吴哥最吸引人的地方应该就是时间在它身上留下的印记,从修建,到废弃,再到被人发现。

走在崩密列旁的河边,河岸上还存放着没来得及送到吴哥的石块,据说开采好的石块要等到每年雨季涨水时才能随水流运到;单将石块堆砌出寺庙最初的样子,都需要大象日以继夜拉动石料10个春秋;而那个生活在千年以前,被称呼为真腊的那群人,似乎对石雕有着执念,寺庙的门楣、柱子、回廊、外墙,容不得一寸空白,即使在最宏伟的小吴哥也是件未完工的作品,还能发现还未雕刻好的石雕。

在吴哥到处可见叫卖的小孩,他们大多会多种语言如中文、英文、日语、法语,以此来吸引游客的注意。随处可以捡到的树枝成了孩子们手中的画笔,大地就是画纸,我们经常在寺庙周围的地上发现可爱的图画。更有趣的是,有个孩子撕下周边石头上青苔,一小块一小块,勾勒出画框,画出大象,用最天然的彩笔为自己的杰作上色

回到国内,对高棉的微笑久久不能忘怀。初见时,我便被它深深吸引,驻足凝视久久不愿离去。恨不得搬个石头坐着,静静地看着这些微笑,内心震撼后重获宁静。我很羡慕生活在吴哥的人们,他们抬头就能与它相遇,也许就是在朝夕间,人们领悟了这笑中的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