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游记:游吴哥寺——看世界之柬埔寨(八十七)

羽舒走天涯2019-10-12 12:32:23

羽舒写在前面的话:

         2018年1月4日,这段时间《老妈游记》更新得慢了。我正在集中闭关剪辑手头一部艺术家的纪录片,90分钟的长篇需要足够的时间、耐力去处理横跨二十年的珍贵素材。每天顶着巨大的压力,主要是需要这么多时间慢慢磨,同时还要坚持陪孩子练钢琴,亲子阅读。好在纪录片也在一步步推进,终有诞生的一天,我用心的孕育,相信它会是一个漂亮的孩子。老妈为了让我安心剪片子,只好把缠着我陪玩的贵贵带出门,两人去世界之窗都符合免票政策,真是无敌省钱组合。贵贵非常喜欢看他周游过的世界在这里变成微缩景区,晚上还有精彩的演出。所以,老妈写游记的时间也变得难得。最新一期吴哥窟,欢迎朋友们留言。



老妈游记:游吴哥寺——看世界(八十七)

张凯/文


        巴戎寺归来,团友们分别乘坐各自的突突车(两人一辆)返回酒店。女儿因为要拍些空境,总是最后一个回来。有着一副和蔼面容四十来岁的司机没有丝毫的不耐烦,面对女儿的一再道歉憨厚的笑着。回酒店路上,突突车和中巴大巴挤作一团,尘土飞扬。这些世界级名胜的配套实在不咋的,但各国游客仍趋之若鹜。

        中午的团餐十人一桌,分中、西餐两类。西餐不知怎样,我们这边是两个菜,红烧猪蹄和清炒蔬菜,分盛四大盘,量很大,味道不错,外加一道冰激凌甜点。这是我见过的最简单实惠的中式团餐,很适合中途“打尖”。

        吃饭间,导游挨个通知一定要把上午参观时用的通票带上,才知道这张20美金印有个人头像的纸质卡片一天之内可以自由出入你想要去到的任何景点,怪不得购票的同时每人都得拍“证件照”还同时发给一个塑料封套挂脖子上。只可惜整个下午只安排了吴哥寺这一个景点,通票未能物尽其用。



        再次坐上突突车,还是那位司机,车辆编了号,不会坐错。道路没有上午那么颠簸,车程也没有上午那么长。看来吴哥寺比圣剑寺、巴戎寺离市区近些。车停在了一片湖边。这只是吴哥窟的外围。远远能望见那熟悉的塔影,从柬埔寨的国旗上多次见过。忙不迭的按动快门,并不知道更精彩的还在后头。

      经过一座宽宽木桥进了一扇侧门,眼前豁然开朗。呈梅花状排列的五座宝塔迎面而来,那秀丽的身姿倒映在宁静的池塘,构成一幅绝妙的画图。孙孙举起他的袖珍望远镜,其他小朋友都围了过去,大家轮流着把玩,不争不抢。游客们纷纷在池畔拍照,迟迟不肯离去。其实这会儿的景色还是相对单调的不值当耗费这么多的时间呀。导游呢?



         按照三角形的一边总是小于两边之和的原理,我没走石阶而是斜插土坡走上中央大道。进到寺庙内,导游正给一帮西方游客绘声绘色的讲解着什么同时不忘对我点了点头。自己逛吧,这些个长长的回廊,数不清的雕塑,只怕一整天都看不过来呢。孙孙和一位差不多大的男孩结成对子在长廊奔跑穿梭,男孩的妈妈照看着,我和女儿连忙各自找寻看点。整个回廊一侧是方形廊柱,相当于一座镂空的墙壁,阳光照射过来形成阶梯式的光影;一侧是整面墙的雕塑——跳舞的、打仗的、坐车的、朝拜的、坐着立着走着跪着的;笑着怒着静思着的……那些雕像姿态神情的逼真传神让你流连忘返百看不厌。有些雕像呈淡淡的浅红色,非常漂亮,同时也被游客不断的触摸而光滑无比。

        几乎见不着管理人员,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原生态。不时有裹着紫红或明黄色长袍的僧人目不斜视的经过,与这些回廊塔门浑然一体,天成的协调。



        寺内第二层台基,一个数米深石坑的天井边坐着一位约十一二岁的僧人,小小年纪却那么沉稳安详,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默默入定。我第一次经过是那种姿态回来经过他仍是同一种姿态,还是一个孩子啊,这功夫是怎么修得来的?莫非这吴哥窟还真有神灵眷顾?

        向第三层台基攀登到一半,孙孙闹着解决内急问题而且是大的,只好在一位保安指引下回到莲花池右侧,一个类似于游客服务中心的场所,小卖部、简易摊档、圆桌长椅一应俱全,当然,也少不了洗手间。不少游客在这里休息。之后,孙孙不肯上去了,要吃椰子,和当地几个孩子在吊床上兴高采烈的荡来荡去,他还不懂得欣赏世界级名胜古迹的机会是多么珍贵。


         夕阳西下。我们被招呼着启程回返驻地。回望五座宝塔,和来时差不多,大概因为位置朝向的关系没有产生期待中的光与影的变化。我突然间觉得十分遗憾——为什么不能和上午的行程对调一下,起个绝早来这儿看日出呢,就不会像眼下只剩下审美疲劳啦。

         孙孙手中的椰子吸引着大大小小几只猴子紧随其后,有一只还一度钻到我脚下吓我一大跳。他们不怕人。出门时我们让孙孙把吃剩的椰子扔掉,孙孙环顾四周,把椰子放在一个大肚皮猴子跟前,喃喃说:它怀孕了。我和女儿面面相觑,惊得说不出话来。

(八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