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棉的微笑——柬埔寨游记前传

水土不服2018-11-02 17:39:26

缅甸的游记一直没有写完,美国游记一直只写了个开头,日本和欧洲的游记我都没有欲望动笔,可是我就像那个掰苞谷的猴子,现在又想先写写柬埔寨了…因为最近看了很多相关的资料,觉得柬埔寨完全可以再去一次或几次…因此想跟大家探讨下对柬埔寨的一些看法,我也真是随性啊TT…

为什么我想去柬埔寨呢,一开始只是很简单的理由:吴哥窟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啊。而且柬埔寨离我们如此近,只需要一个周末。

在去柬埔寨之前看到穷游上有一个帖子说,看懂吴哥窟你需要先看完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如果你还记得高中历史知识的话,此刻你会和我当时的心情一样,心里涌起两个字“卧槽”…这两本书是印度著名长篇史诗,特别是前者号称“二十万行长诗”,据说中文译本有五百万字…在我对啃完五百万字心灰意冷时,谢天谢地,闺蜜Soda给我推荐了一个关于吴哥窟的系列视频,大概十个小时,深入浅出,我反复看了几遍,又恶补了一通柬埔寨的历史,吴哥终于在我心中熟稔起来:嗯,他终于不再是一位除了世界闻名以外我一无所知的帅哥了。

吴哥寺等日出

班黛喀蒂寺,古墓丽影拍摄地之一

巴公寺的日落

我最喜欢的清晨的巴戎寺


从历史说起

柬埔寨有一段辉煌又忧伤的历史。

了解柬埔寨的历史对于理解这片土地上栖息的人民和他们创造的文化颇为重要。

以史为镜,可明得失,让我们从吴哥王朝的兴起说起吧。

早在公元800年左右,吴哥便建都了(耶输跋摩一世时代,对了,拔摩是宝座的意思,大概早年这些帝王都相信自己是天神化身,降落人间来坐人间的宝座,因此名字都加了跋摩二字,其实只要记得前面名字即可),到了公元11世纪,吴哥王朝到了鼎盛时期,整个中南半岛大部分都是他们的疆域。

公元十三世纪,元朝派了一个大使叫周达观来到吴哥王朝(当时称为真腊国),当时元朝铁蹄都踏到欧洲去了,可是呢,蒙古人不擅长海战(打日本时就没占到便宜),因此对四周都是水的中南半岛还是比较忌惮的,就派了个大使来探探虚实。所以周达观与其说是大使,不如说是来做个Due diligence的并购顾问,做完DD后,周顾问回到中土,写了本书叫《真腊风土记》。这本书与其说是本游记,不如说是对元朝并购真腊国的风险评估报告,周顾问报告里详细描绘了真腊国的昌盛之态,于是大元朝心想,妈的,看起来不大好搞啊,便放了真腊一马…

后来到了1431年(中国明朝时期),暹罗(今泰国)攻占了吴哥,历史学家猜测吴哥可能发生了屠城,因为地处热带,屠城导致了瘟疫肆虐,于是吴哥城被弃,人们搬到了附近的金边。热带树木生长得很快,很快被弃的吴哥城变成了一片荒烟蔓草,再后来被丛林掩盖,消失在历史中。

到了19世纪初,《真腊风土记》被翻译为法文流传到法国,法国人好奇:世界上真有这个地方吗?(当年马可波罗写了本关于中土的游记,欧洲人也怀疑只是他在发梦,所以保有赤子之心,相信可能性是对重要啊),浪漫的法国人觉得周顾问的这本书如此翔实,细致到描写了门楣的高度宽度,不太像是臆造的啊(那当然,这可是一分尽调报告啊),于是一批法国探险家去往柬埔寨寻找这个失落的吴哥。

时间到了1861年,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带着bgm登场了!这名法国同学18岁时就跑去俄国教法语,并钻研摄影,致力于自然史研究,并不幸患上了“旅游癖”…(俗话说旅游毁一生,单反穷三代,诚不欺我…后来我查了穆奥的资料,总之这是个让人忧伤的故事…下文再述)。就在这时,他无意间读到了周达观所撰写的《真腊风土记》,东南亚丛林覆盖的神秘古城深深吸引了他,(再插入一条,我查了下,穆奥是金牛座,我理解未知世界和美学对金牛的感召…)总之,1861年1月,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为寻找一种鸟类或蝴蝶标本(我查到的资料说法不一致),他带领仆人和四个柬埔寨人,从洞里萨湖逼近吴哥,他们用佩刀劈开原始森林的枝蔓时,眼前惊现宏伟惊人的古庙遗迹,妖娆婆娑的雕刻。吴哥城宛如沉睡了几百年的睡美人被穆奥的佩刀吻醒。穆奥后来在游记《暹罗柬埔寨老挝诸王国旅行记》中如此描写自己的心情“此地庙宇之宏伟,远胜古希腊、罗马遗留给我们的一切,走出森森吴哥庙宇,重返人间,刹那间犹如从灿烂的文明堕入蛮荒”。 如此评价顿让欧洲为吴哥侧目,学者和探险家纷至沓来,吴哥成为当时欧洲文化界的热点。

1863年,柬埔寨成为法国殖民地。(我没有查到资料证明此是否与吴哥发现有关。如果你们有这方面知识储备请告知我:)

1907年,法国施压下,暹罗把暹粒和马德望等省份归还柬埔寨(没错,之前被暹罗占领)。

1908年起,法国远东学院开始对包括吴哥窟在内的大批吴哥古迹进行为期数十年的精心细致的修复工程。吴哥窟重回世界的视野,直到现在,对吴哥最多的研究还多是法语的,吴哥很多精美的雕刻也保存在法国巴黎埃菲尔铁塔旁的吉美博物馆。总体来说,法国殖民史尽管是柬埔寨民族的屈辱,但相比于高棉后来遭遇的一切,我觉得法国殖民时期,似乎没有那么糟糕,那时柬埔寨有东方小巴黎之称,是东南亚最富庶的国家,并且法国殖民时对于吴哥窟的清理、研究、修复还是有很大贡献的。

1953年,法国宣布柬埔寨独立。李光耀60年代访问柬埔寨甚至曾说,柬埔寨30年内将超越新加坡,结果,1975年,迎来了红色高棉时代。据说当时柬埔寨有200个杀人场,死了近200万人,据说当时雨季下大雨时,雨水都是血色的。

我不知道这样多难的历史会怎样影响这里的人民。

漫步在暹粒夜市,你会怀疑你置身发达国家,那里的灯红酒绿,甚至有家叫做“free apsara”的club(apsara是印度教中的女神飞天),放着震耳的“江南style”,这场景跟柬埔寨的狡黠和穷人的忧伤以及那佛的拈花微笑相映成趣。在随后的几天里,我遇到过在寺庙门口说“姐姐漂亮,给我糖果”的小孩,或者告诉你“我没钱读书了,姐姐你买我的东西吧”的姑娘,也见识了传说中海关明目张胆索贿,也经历了险些被敲诈——在塔布笼寺被一个柬埔寨男子热情介绍了一堆东西我没来得及打断他,便被索要15美金的费用(当然我死活没同意给),也认识了非常踏实善良的tutu车司机vesman。前任美国驻柬大使Joseph Mussomeli告诫访客:“小心,因为柬埔寨是你去过的最危险的地方。你会爱上它,但是最后它会让你心碎。”

15美金和腐败的海关自然不足以让我心碎。但柬埔寨的穷困,忧伤,狡黠,努力,不失希望, 这些在我之后的旅程中常让我惊奇,让我困惑,让我哀伤,乃至心碎。留待下一篇再讲。

每当我再回想起柬埔寨时,我心中会浮现起的印象并不是柬埔寨国旗上的小吴哥寺,而是巴戎寺那举世闻名的高棉的微笑。当你聆听完我讲述柬埔寨和吴哥这段多难的故事,再回看阇耶跋摩七世建筑的这200多尊佛的微笑面容,会突然明白佛经那句话“金刚怒目,不如菩萨垂眉”。我那日去到巴戎寺是清晨,巴戎并不是常见的观日出的地方,是我执意请司机带我清晨6点前往,那时几乎还没有游客。彼时太阳刚刚升起,只见200多尊佛的微笑从薄雾中慢慢显现,那尊尊微笑中间蕴藏着一种温柔而沉静的力量,似乎可渡这国度和这世间一切难,我想那确实是我见过的人间最美的景致之一。

最后,说回亨利·穆奥。作为一名生物学家,他一定不曾想到他会因考古发现而留名青史,后来我看资料发现穆奥死于1861年11月,在发现吴哥后不久,他又踏上了去老挝探险的道路,因高烧死于琅勃拉邦南坎河畔,仅35岁,在1861年10月29日,他在日记上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怜悯我吧,我的上帝”。穆奥的弟弟后来在出版的穆奥游记写到“他的忠实仆人福瑞曾经问过他几次,是否要给家人留下些字句,但穆奥总是回答:“等等,等等,你害怕了吗?”

爱上天空的飞鸟很难再停留在陆地,这位坚强的旅行家因为爱上了探索和旅行,终于将年轻的生命付与了星辰大海的征途。在经历了各种艰难坎坷,一直都幸运地度过后,穆奥坚信自己能够从病痛中恢复过来,但死亡还是逼近了他,在1861年11月10日,连续高烧昏迷带走了这位旅行家35岁的生命。

我不禁想起那首《forever young》——

We're only watching the skies

我们只是仰望凝视著天空

Hoping for the best

愿望有最好的结果

But expecting the worst

却作了最坏的打算

Are you going to drop the bomb or not

你到底是否即将要投下炸弹

Let us die young or let us live forever

让我们英年早逝,或让我们长生不死

We don't have the power

的确,我们没有权力

But we never say never

但我们绝不说:绝不

Sitting in a sandpit

坐在沙坑里冥想

Life is a short trip

人生只是一趟短暂的旅行

The music's for the sad men

这音乐是为了悲伤的人们而写的

Some are like water some are like the heat

有些人似水般柔情,有些人如火般热情

Some are a melody and some are the beat

有些人如旋律般悠扬,有些人像节奏般规距

Sooner or later they all will be gone

迟早他们都会离去

Why don't they stay young?

为什么他们不能永远年轻

It's so hard to get old without a cause

没有理由的老去是很难以接受的

I don't want to perish like a fading horse

我不想像衰老的马般死去

Youth is like diamonds in the sun

青春就像阳光下的钻石般璀璨

And diamonds are forever

而钻石是永恒的

So many adventures couldn't happen today

有很多冒险无法经历

So many songs we forgot to play

有很多歌曲已被我们遗忘

So many dreams swinging out of the blue

许多梦想在蔚蓝的天空之下迸发

We'll let them come true

我们会让它们成真。

东梅奔寺

比粒寺雨后的日落


巴戎寺著名的高棉的微笑


据说是阇耶跋摩七世的头像,现存于巴黎吉美博物馆

……………………

想想良心博主土老师我每篇文章都是上下班用手机一粒粒敲出来的,粒粒皆辛苦啊…所以喜欢我跟你们侃大山的朋友,快踊跃拿起手机关注水土不服公众号并分享之吧。下一篇,我们来聊聊吴哥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