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棉的微笑—柬埔寨游记(五)

茗烟斋2018-10-25 00:18:30

高棉的微笑—柬埔寨游记(五)

   6月22日-26日的金边游只能算这次行程进展了一半,最后一天对红色高棉印记的凭吊实在过于沉重,人性中的兽性被无限放大,我期待着接下来的暹粒之行,那里有一段让人性放射出神性的光辉的伟大历史。

       暹粒凭吴哥窟吸引了比首都更多的国外游客,暹粒也因此成为柬埔寨第二大城市并在很多方面超越首都金边,比如,暹粒的城市建设和旅游配套设施更完善,暹粒更能代表柬埔寨辉煌的历史,暹粒的社会治安更好所以不会被导游时时提醒注意钱包握紧手机,暹粒懂中文的人更多人民币也被更多人使用……

       因为这篇游记是回顾而不是现在进行时的时态,所以也可以在此吐槽:不要以为中国的援助而认为柬埔寨会感恩中国人,在海关往往中国人会被索要小费;不要因为吴哥古迹的厚重而忽略现代柬埔寨人的小狡黠,服务人员会在你不防备时收取高额费用;也不要被警察的制服所蒙蔽相信他们的权威,他们会推销随身的警徽或利用权限索贿,凡此种种我都有亲身经历,后面会一一呈现。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暹粒是个值得一去再去的地方。

再飞暹粒

22日凌晨就因为天气原因改成中转暹粒转机,26日中午十一点半,再飞暹粒,这次飞暹粒是把它作为深度游的目的地。去暹粒目的地就是吴哥窟,去吴哥窟就是去感受高棉的微笑,那里正是此行的终点。

图片下面是金边航站楼的到达厅,四天前我在那里,今天我在楼上的出发层,我就是一个来来往往的过客。

金边航站楼规模并不大,因为人流量并不密集,一般提起一个小时才开始检票,去早了也是在那里等,工作人员的业务并不是特别熟练,三个口有时检着检着就停下一个口,但服务态度还不错,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微笑。

JC航空公司,这次的飞机是大一些的空客321,航站楼出来走着走着就上了飞机。我很奇怪,一个小国,一家仅仅只有几架飞机的航空公司,机场设施也不是很现代,雨季天气天天都有雷雨,为什么这些不利因素累加之后的航班正点率仍远远高于国内。

5-10月是柬埔寨的雨季,这段时间也是柬埔寨的旅游淡季,我个人觉得恰恰是它的雨季更有代表性,每天不知啥时候就飘过来一片云,哗啦哗啦一阵痛痛快快的豪雨把温度降下来,然后又是艳阳高照。

雨季的洞里萨湖水量充沛,水的颜色也是浑浊的黄色,雨季的洞里萨湖几乎从金边覆盖到暹粒,在飞机上全程可见这个东南亚最大的湖泊。

暹粒机场的基础设施明显比金边的好,但规模也不大,上下飞机基本上都是走着就到了。

暹粒机场的航站楼一片耀眼的金碧辉煌,内外都充满了吴哥古迹的元素。过几天回国还会经过这里。

不光机场,整个城市建设包括这里的酒店也更新,房间里的小摆设都透着典型的吴哥元素,在暹粒的酒店都不允许建高层,酒店高度不允许高过巴戎寺的高度。这次入住的是五星级的艾美酒店。

艾美虽然也是五星级,可是规模和管理上明显不如同样是五星级的索菲特。

从最高层三楼俯瞰酒店大门外,一片郁郁葱葱,每天一场大雨的洗礼让花草树木颜色更加鲜艳,连每一片树叶上都泛着油光,眼看着,暴雨又快来了。

圣剑寺的雨

6月22日两点十分降落暹粒,三点十分入住宾馆,雨开始下了。理论上在暹粒停留三天,实际上旅行团只安排了一整天的游览,这简直是天大的浪费,要把吴哥窟大略看看也得三天,听完介绍后毫不犹豫地加钱把37美元的一日游改为62美元的三日游。最后一天赶飞机不能算只有两天半的时间,今天这半天还在下雨,下雨算什么,下刀子也阻不了我去看吴哥,于是我拥有了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过的经历—暴雨游览圣剑寺。

先大致看看吴哥窟的游览图,绿色线路是小圈线路,绿色线路加上黄色线路是大圈线路,三日游还包括了女皇宫。这些线路并不是强制线路或单向路线,游客可以在三日游内不限次数游览,有些地方比如巴扬寺、小吴哥我是反复观赏。

这是吴哥窟三日游的门票,这门票包括了外线和内线的几乎所有景点,价格62美元。票面上两行日期分别是起止时间,具体说就是在6月26日至7月5日的这十天时间里可以有三次进入景区的机会,右侧的三个孔就是表明已三次进入景区。这票可能是我在柬埔寨看到的唯一一个胜过中国的东西,票上印有每个游客的照片,这是在购票处现照现出的票,从交钱到照相到出票不过一分钟左右。

去往外线圣剑寺的路上一开始雨不算大,开始只是淅淅沥沥滴了几滴,突突车司机马上停车准备放遮雨帘,为了赏景,我们还是坚持不要遮挡。这里插一句,突突车的服务很周到,事先把景点和车费谈妥后,只要经过景点司机都会主动停下然后用几个中文词或英语介绍所到景点。

在经过吴哥城南门时司机主动停下了,还没有思想准备的我们突然间看到护城河桥两边巨大的雕像群一下子就被惊呆了,这些好几百年前的雕塑竟然就这么真实地伫立在面前。

尽管风化着、斑驳着甚至残缺着,我仍能感受到当年雕塑的神韵。

后期一些缺失的石像得到了修补,这新旧的差异总会让我有一种怪诞的感觉

吴哥城的东西南北五个城门(东边有两个)的门口都保持着基本相同的的布局,七头蛇、善神、恶神必不可少。这些神像也都源自印度教典籍的角色。元朝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书::"城之外巨濠,濠之外皆通衢大道。桥之两旁各有石神五十四枚,如石将军之状,甚巨而狞。桥之栏皆石为之,凿为蛇形,蛇皆七头,五十四神皆以手拔蛇,有不容其走逸之势。"这描述与现实完全一致。

到达第一个景点时雨突然加大,完全是瓢泼的模式,巧合的是:圣剑寺(又名普力坎寺)正以发达的排水系统著称!雨,既然下了,就再大些,看是否能水漫普力坎,看是否能改变我的方向,看是否能阻挡我的脚步。

我更推荐雨季来暹粒,来体验它的雨和雨中空无一人的遗迹,尽管雨很大,瞬间就积了水,第二天再来已经没有头天大雨的痕迹。不仅普力坎,吴哥窟所有建筑的排水系统都已经历了上千年的考验了。

大雨如注,伞只发挥了象征性的作用。在这个修建于一千多年前的圣剑寺门口,还没有进入就已经全身湿透了。

圣剑寺隐秘在丛林最深处,曾是吴哥时代修建的最大寺庙群。 据专家考证,圣剑寺现存的规模巨大,以此推断,它可能不仅仅是神殿,甚至有可能是王宫所在地。 由于地处穷乡僻壤之中,它的周围出奇地安静。 在这里,你可以独自一人安静地面对整个柬埔寨最为神秘的庙宇,体味到高棉古国最为伟大的历史,在雨中……

雨中圣剑寺正殿台基上的三座砖塔庄严肃立,中间的塔就是用来祭祀开国之祖闍耶跋摩二世。圣剑寺平时的游客就比较少,这大雨一来,仅有的几个也纷纷走避,剩下我们几个享受起了超级VIP的待遇。

门口的守护神没了头,断了臂,这丝毫不影响它们忠诚的履行职责,即便雨再大。

雨中的废墟依然闪烁着荣光,无论是深雕浅刻都历经几世的风雨而不失精细与轻灵。

洗礼在雨中,石雕部件褪却繁华,尽显苍凉,红色砂岩的底色配上斑驳的青苔痕迹,是最终极的回归。

吴哥王朝等级森严,只有神居住的场所(神殿)才能以石头修建,凡人的住处只能以木头为原料,包括国王的住所。所以,如今吴哥窟大大小小的遗迹都是神殿了,木材经不起这么久的侵蚀。大雨中,宏伟的石头殿堂显示出它的不可亲近,雨水从四处灌进来,走在长长的水帘洞甬道中,感觉很是奇特……

因为时间久远和早期还没有达到雕刻艺术的巅峰,圣剑寺中的雕刻更显沧桑和简洁。

坚若磐石也敌不过时间的磨砺,惟有佛的面容安详不减一分。

整个圣剑寺空中俯瞰如十字辐射,每个巷道都通往中心的柱状石雕。

中心的柱状石雕一说为男性生殖崇拜的"林加",一说当时其中放置了闍耶跋摩七世父亲的遗骨或遗体。此时一个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用英语告诉我们:在特定角度让柱状石雕与门上镂空处透出的光线重合会是蜡烛的寓意,一试,果然!随后,工作人员非常熟练的为我们找准角度拍摄,让我们感受到了柬埔寨人民的热情。

门楣上的完美雕刻所展示的舞姿正是延续至今的柬埔寨舞蹈的姿态。

雨中,石头废墟里,柔软与坚硬,瞬间即永恒。

吴哥窟中常见这种高大如巨蟒的树,根系发达色呈金色,树干不枝不蔓挺拔向上,枝干银白,本地人称之为"金银树"。

金银树从石缝中长出,发达的根系把石头根基分崩离析甚至甚至整块托举起里,树的生命力突然让人有了直观感受。

此树中空,并不成材,因此又被称为"空心树",一个人静静站在树下,雨已渐小,树的高耸让我有了压迫感,树根下是否有倩女幽魂。

七头的蛇神Naga的塑像在吴哥窟的各个寺庙都可以见到

面容姣好身材曼妙的阿普萨拉静立壁上,其比例丝毫不逊于维纳斯的完美!

雨已停,同行的人们被黄衣工作者带着四处参观,我独自流连于繁华的废墟而忘返。

圣剑寺(普力坎寺)与大部分寺庙一样,东门为正门,这里圣剑寺的西门全景,没有一个人,我却看到千百年来门前的如梭人影。

暴雨在六点左右基本结束,六点也是景区的关闭时间,除了可以看日出日落的景点会适当延后外,其他景点都会有穿黄衣服的工作人员进行清理。地上有几公分厚的积水,鞋里也早就能倒出水了。这时同行者说刚才为我们讲解和照相的那个工作人员索要了100元人民币后离开了,突然之间,我觉得那所谓的热情只是商品,100元就可以买到。有些东西可以被时间改变,有些不会,比如《真腊风土记》所言"往年土人最朴,见唐人颇加敬畏,呼之为佛,见则顶礼。近亦有脱骗欺负唐人者矣,由去人多故也"。可见七八百年前的周达观一眼洞穿了的事情一直延续至今。

如今的唐人也不是过去的唐人了,处处不见中文的柬埔寨独独有中文书写着这个,是否也是"由去人之多故也"!

变身塔的夕阳

骤雨初歇,乌云未散,突突车载着抢时间的我们在吴哥窟外线行进,此时我们只求着雨不要再下,能在天黑之前再让我们看看另一个景点就好,另一个比较近的景点是东美蓬,赶到时管理人员已经不让进景区了,我们都没有想到,上天已经为我们做了更好的安排……

这些肥沃的水田应该是吴哥时期就已经存在了,据周达观记载,真腊人因土地肥沃,气候温暖,所以农作物完全不用施肥,唐人习惯用粪肥沃土,却被真腊人视为肮脏。

路过东美蓬,不禁被他红色的砂岩建筑吸引,奈何管理人员已经禁绝游客入内,只能在明后天抽时间再行游览。

来到变身塔,这里还有游人,出来的人远远多于进去的人,今天的夕阳估计是照不开厚厚的乌云了,天色虽晚,工作人员也没有拦着不让上,那就直接上去吧。

再给看到这片文章的读者一个小提示:图中下部着这种制服的人是警察,暹粒景区的警察会跟在游客身旁指着自己的警徽用中文或英文小声说:"我是警察,要不要警徽"。我回答说已经买过了,他离开。

变身塔离刚才已经禁止入内的东美蓬仅仅一公里多路,红色砂岩为底色的格调和东美蓬寺基本一致,最高处也是四座塔围绕中间一座高塔的布局,中间的高塔就代表了印度教中宇宙的中心—须弥山了,变身塔的规模明显要比东美蓬大很多。

寺庙是由砖、红砂岩盖成。古时国王死后,遗体便在此处焚化,以椰子水将骨头清洗,再用棉花将骨头擦干,放入骨灰墰中。吴哥人死后多用火葬,意外死亡的才采取土葬。当时柬埔寨人的信仰普遍认为丧葬要在寺庙举行。

早期受印度教义中的善恶、轮回、解脱的影响,吴哥人相信死后火化可以变身为神,会转换成另一种生命形式继续存在,即"变身"之意。10世纪下半叶,罗贞陀罗跋摩二世建造了比粒寺,这里成了吴哥王族火化变身为神之神殿。因而这里被称之为"变身塔"。

红砂岩的台基四面都有台阶通往顶层,每道台阶两旁各有石狮守护。石阶虽然又高又陡,但是与很多寺的石阶相比,这里石阶宽许多,因而登上最高层也要轻松很多。

红色砂岩为主体建造的变身塔呈现出暖暖的红色,如果当太阳以大斜角给建筑物镶嵌上一圈金边时,这里的夕阳完全媲美吴哥窟最好的赏夕阳的去处—巴肯山。

变身塔寺也是典型的塔山式建筑,这种建筑形式非常适合在吴哥窟这片以平原为主的地区从视觉上塑造出宏伟的中心。

岁月的变迁风蚀了坚如磐石的塔身,但是残留在门柱上的那些精美雕刻,依稀透出了这里曾经的庄严与辉煌。

站在变身塔最高层如伫立山顶。塔山式结构类似金字塔造型,基座接近正方,四面收缩向上,呈锥形。金字塔有埃及的金字塔和玛雅的金字塔之分,前者为尖顶,埃及金字塔就是陵墓,功能比较单一,用以存放法老的木乃伊;后者是平顶,可以攀登,顶部用以举办祭祀等重大活动。吴哥窟内很多这种塔山寺形式的建筑,包括最有名的小吴哥也是。可能是出现年代较晚,吴哥的塔山式建筑不仅从外形上,也从功能上兼容了埃及的金字塔和玛雅的金字塔。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东美蓬的按时关闭让我们正好赶上了变身塔此时的云开。

日落会日出,石狮子守护着身后的须弥山,千百年未改它的忠诚。

日出又日落,石狮子的视线一直望着固定的方向,它的眼中见惯了多少悲欢离合与海誓山盟,行者已远,看客犹在。

遭遇暴雨后静静守着这上天安排的瑰丽日落。暴雨和夕阳都是最好的安排,暴雨想躲躲不开,夕阳想遇遇不到,第三天偶遇在金边新结识的海南的朋友时得知,她们此时也早已守着时间来看日落,暴雨和厚厚的乌云最终让她们在最美的一刻到来之前放弃了守候。

再想想,日落不过是每天的循环往复,你看或不看,太阳也终会落,你看到或没看到,你也还是你,为再平常不过的景致去痴迷去醉心,美会失了存在的意义,佛家的戒贪嗔痴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

夕阳像火,像周达观看到的吴哥王朝鼎盛时通宵达旦的焰火,像红色高棉在柬埔寨四处布设的地雷爆炸时的烟火,像越军进入柬埔寨时热兵器发射弹丸带出的枪火。富饶苦难的高棉,人民依然可以在如火夕阳中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