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篇春节访越南

保德新青年2019-10-08 16:35:58


2017年春节后的第三天,我走在寒风刺骨的北京建国门外喧闹的光华路边,手里拿着刚从越南驻中国大使馆签证完的护照,心中激荡的暖流驱赶着呼啸而无情的北风。


晚饭后,我准备着远行的衣物和肠胃不适的必备药品,一件件有条不紊的往精致的旅行箱内摆放着,忽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又是越南那边的朋友打来电话问我签证的事是否办妥。简单的耳语一阵挂断电话后,继续着出国行程的准备。    冬日北京的早晨,依然是车水马龙,被时间驾驭着上班的青年男女们,吃着热乎乎的煎饼果子,拿着散发出浓浓豆香味、滚烫的、简直要撒手的豆浆桶,轻口的吮吸着,边走边享受着简便的早餐,匆匆忙忙向公共汽车站牌、地铁口的方向赶去。    透过车窗,街道两旁的梧桐树早已失去了夏日的繁茂,只留下高大的枝干在寒风中瑟瑟的摇曳着,绿化带的植被罩着厚厚的保温外套,像是深夜熟睡的人们在温暖的被窝里做着甜甜的美梦,忽远忽近的高楼大厦在乌灰的雾霾里仿似海市蜃楼般模糊在我的视线里,汽车在通往首都国际机场的快速通道上急速前行。

CZ3286航班终于在云层上空超强气流的颠簸下,经过了三个半小时的行程到达了广西南宁吴圩国际机场,在南宁稍作休息换好返季行装后,向广西的边陲明珠180多公里之外的东兴口岸驶去。

东兴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下辖的县级市,位于中国西南边陲,广西的南部、东南濒临北部湾,西南与越南接壤,面向东南亚。

在中国大陆海岸线最西南端的、唯一和越南海陆相连的、去往东盟的东兴口岸办理完通关的一切手续后,踏出国门,漫步在横跨北仑河的中越友谊大桥上,向近在咫尺的邻国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芒街口岸走去,开启了我的境外之旅。

桥下北仑河水缓缓流淌着,河面上有不少船只往来穿梭着,它们与大桥朝夕相处,见证过大桥的多灾多难,也见证着大桥的荣耀,两国的国旗分别在大桥的两端矗立飘扬,正如俩兄弟一刻不离的在挥手示意,它们仿佛在忠告着两国人民:不要战争,永远和平的相处下去。远处的凉亭下,历史积淀的大清国一号界碑静静的矗立在北仑河入海处。

“中越友谊大桥”俗称“北仑河大桥”,1900年越南还沦为法国的殖民地,法国人在北仑河修建起一座桥,1958年中国在北仑河修建起水泥桥,1979年2月,中越关系恶化,大桥被炸断,中越关系正常化后,北仑河大桥再次修建,并于1994年4月17日恢复通车,跨一步而出国在这里成为现实。

来来往往的跨国上班族和互市的边民急匆匆地行走在北仑河大桥上,国界在他们心里早已是名存实亡。我怀着对异国的向往和好奇的心情,走进了越南的芒街口岸,芒街口岸原是越南广宁省海宁县辖的芒街镇,1994年10月越南政府批准芒街为“口岸经济区”(自由贸易区)。1996年,越南政府批准芒街升格为县级镇,同时撤销海宁县统一归芒街镇管辖。2008年,越南政府正式批准芒街升格为芒街市,为三级市。

朋友早已等在关口,用怪怪的极不标准的汉语喊着我的名字向我用力的挥着手,在热情拥抱的礼节过后,赶忙接过我手中的行李箱,笑容灿烂的向停车场走去。

接近傍晚的时候,我们漫步在潮热而没有一丝凉风的街面上,街道两旁挺拔的椰子树和棕榈树,绿的让人心情舒畅,它们极像军绿色着装的越南仪仗队排列整齐有序,迎接着我这位远道而来的异国游子。道边的植被也特别的新鲜而富有活力,空气显得特别的清新柔和,街上带着西洋味的罗马式圆顶、哥特式的尖顶和法式窗台的建筑物随处可见,仿佛突然置身于欧洲小镇的境地。街道上蹬着拖鞋、骑着摩托的异国男女们悠闲的嚼着青绿色的槟榔兜着风。

我手捧着深绿色的椰子,欣赏般的吮吸着清甜消渴的汁液,坐着敞篷的跑车,游玩到芒街市特别有名的海鲜美食特产一条街的明翠炒螺店,让我这个在国内从事餐饮多年的资深人士惊讶的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二斤多的生猛龙虾每只居然才合人民币六十多元,在朋友们的热情款待下,我牛饮着异国纯正的5.3度的333和5度的虎牌啤酒,望着一桌闻所未闻的各式各样的贝螺,一切显得那么的惊奇,那么的美妙,那么的新颖。

我享受着加了生鲜椰片烹制的贝壳那股清香而奇特的味道,加入新鲜鱼露美吃的越南鸡粉,徒手抓着用纯净水煮熟的大块龙虾,在红彤彤的辣酱里加入新鲜的柠檬挤出的汁液,混和着绿绿的柠檬籽蘸食的美感,用带着几分醉意的眼神打量着行走在街边纤纤多姿的南国淑女,冲淡着旅途的疲劳。

也许是心情兴奋触动着我喜悦的神经,或许是异国风味吸引着我敏感的味蕾,不知不觉间在推杯换盏中时针已经指向深夜十二点多了,我仍然意犹未尽、睡意全无。走在辉煌的街面上,四周都散发着迷人的色彩和浪漫的气息,装潢精致典雅的法式西餐厅和富有越南本土特色的滴漏咖啡店随处可见,店铺内外的异国面孔依然满足而惬意的享受着他们幽甜的夜生活,驱赶着闷热难熬的夜晚。

不远处三三两两的北国游客穿着短装在水果摊前品尝着奇特罕见的热带水果和南国迷你西瓜,惊讶的笑声不时在吸引着我的眼球。夜晚的芒街小城就像一幅幅美轮美奂的画卷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啊!好一派南国风情的不夜城!

由于签证期限的原因,我怀着期待:向下一站号称“东方小巴黎”之称的大叻和越南最南部之城的美奈出发,我依旧揣着阳光的喜悦之情走在越南的国土上……

 


作者编语:在亲自领略异国越南的大美河山之余,默默地祝福两国人民在同一片蓝天下永远和平友好的走向繁荣的明天,北仑河友谊大桥的历史也是中越友好变迁的历史,架接两国人民友谊的纽带,记载着中越两国的历史沧桑,是两国关系发展的象征和缩影。    写作于:越南芒街利来国际大酒店

作者:张俊林 山西保德县人 热爱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