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哥婚礼上 柬埔寨小妹哭了

吴哥时报2019-08-13 16:55:06

大哥的婚礼上,来自柬埔寨的异国妹妹(右二)热泪盈眶


  (本报讯)“感谢哥哥在危难之时救了我。蛋糕在我们柬埔寨象征着甜蜜,祝你和嫂子新婚甜蜜,幸福美满。”柬埔寨姑娘邓雯玉声音哽咽,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千里谢恩


  每隔一两天,22岁的邓雯玉就会跟彭贤钊在微信上聊聊天。“哥哥,我现在正努力攒钱。”最近一段时间,邓雯玉都很忙,她现在是柬埔寨金边一所学校里的中文老师,休息时间还要给两个学生补课。如今,她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定经济实力后到荆州来创业。


  昨天,邓雯玉用流利的汉语告诉记者,她喜欢荆州这座城市,这里有她的“哥哥”彭贤钊,也有她放不下的温暖。


  一个多月前,她特意从柬埔寨来荆州,参加彭贤钊的婚礼。“你是我的哥哥,我怎么都会来的。”从柬埔寨过来,母女俩来回的费用要上万元,彭贤钊心疼她们挣钱不容易没有刻意邀请,邓雯玉却悄悄订了机票,直到出发的那一天才告诉他。


  婚礼前,邓雯玉特意到蛋糕店里订了一个三层大蛋糕。在她老家的婚礼上,送蛋糕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再配上婚礼主角的照片,还有一对可爱的玩具熊就完美了。“可惜没找到那种玩具熊。”


  10月18日那天,当音乐响起,邓雯玉穿着一袭黑裙,和母亲王荣萍一起推着蛋糕出现在婚礼舞台上时,彭贤钊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看来我的苦心没有白费。”邓雯玉有些调皮地笑了,她先是用宾客们并不熟悉的柬语打了招呼,又用清晰的中文送上诚挚祝福。“感谢哥哥在危难之时救了我。蛋糕在我们柬埔寨象征着甜蜜,祝你和嫂子新婚甜蜜,幸福美满。”邓雯玉声音哽咽,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求医落难


  2012年2月,彭贤钊看到电视里正在播一则新闻:柬埔寨姑娘邓雯玉在荆州一家医院做完手术后昏迷不醒,丈夫王某借筹钱的名目一去不返,身边只有她的妈妈王荣萍照顾,母女俩身无分文,还欠下一笔医药费。


  像植物人一样躺在病床上的邓雯玉,看起来异常脆弱,一旁看护她的王荣萍捂着嘴巴,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画面令彭贤钊心里一酸。他原本是宜昌长阳人,2007年来荆州打拼,后来在一家药店上班,深刻体会到异乡的孤独。更何况,这对母女是在异国他乡,孤立无援。


  不少荆州市民到医院看望这对母女,留下钱物,鼓励他们坚持下去。


  彭贤钊也去了。


  彭贤钊出自一个中医世家,来荆州后自己设了一个“爱心账户”。他每月从工资里拿出20%,先后帮助的几十人,基本上是从媒体报道的求助者中筛选的。这一次去医院,他给邓雯玉留下了600元钱,还留下了一个手机号。


  他给邓雯玉把了脉,虽然有点虚,但有康复的希望。


  邓雯玉的病来自头部。2011年10月,18岁的她跟随新婚丈夫王某到荆州探亲,在医院检查鼻炎时,医生偶然发现她的头部似乎有撞击过的痕迹。她回忆,几个月前在柬埔寨和小朋友玩耍时曾摔倒,后脑勺重重着地。当时很疼,事后又没什么事,她就没在意。


  医生建议她做了CT,显示头部有肿块。没过多久,邓雯玉感觉头疼,在医院做检查后,接受了脑积水分流手术。手术后,邓雯玉的情况有所好转,身体里也一直装着引流管。出院后,她和王某一起到广东的一家电子厂打工,可是只干了一个月再次病发,当地医生建议他们回荆州进行二次手术,因为这里的医院对情况熟悉些。


  没想到,再次手术后,邓雯玉昏迷不醒。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邓雯玉告诉记者,虽然她像植物人一样躺在病床上,却不是完全没意识,她能听到周围人的交谈。


  母亲在一旁嚎啕大哭,邓雯玉无力安慰。


  3岁时,她的父亲去世;9岁时,大她10岁的姐姐远嫁台湾;母亲含辛茹苦供她读完中专。她的中文还不错,听母亲说,外曾祖父是广东人,战争年代逃到柬埔寨,所以家里人一直会讲中文。正因为语言不是障碍,她才会嫁到中国。


  丈夫王某是河南人,曾在柬埔寨金边的一个农场打工,两人经人介绍认识后很快就结婚了。虽然和丈夫感情不深,却没料到他无情至此。


  2012年3月底,邓雯玉的手脚微微有些动静,仍然无法开口时,王荣萍已实在无钱给她医治。


  王荣萍想到了彭贤钊。这个好心人一直很关心邓雯玉,她曾打电话和他交流过女儿的病情。


  彭贤钊在荆州城内的北湖菜场附近为母女俩租了一个小屋,买来了生活用品,也留下一些钱。“没啥破费,房租一个月只要100多元钱。”他买来煤炉子,教王荣萍用蜂窝煤,叮嘱送煤人每月按时送,跟熟悉的菜贩交代如果没钱也先给菜,他事后来补。


  “医者父母心。”他开始给邓雯玉看病,对症开了药,每天中午和晚上准时过来探望,鼓励母女俩不要放弃。


  奇迹来得如此之快。5天后的中午,彭贤钊到出租屋看望时,打开门的王荣萍泪流满面,他吓了一跳。“情况恶化了吗?”王荣萍摇摇头,脸上绽放出笑容:女儿终于开口了。


  出租屋内充满了喜悦。彭贤钊走到床前,邓雯玉看着他,缓缓张口:“哥……”


异国情丝


  从一两个字再到一句话,邓雯玉渐渐能够流利说话了。


  王荣萍推着轮椅,带女儿在荆州城里转悠,每天帮她按摩,督促她吃药。


  邓雯玉的好转验证了彭贤钊的诊断和用药方向的正确。20天后,邓雯玉可以自己用手吃饭了,脚慢慢有知觉后,母亲就开始慢慢扶着她练习站立,虽然浑身使不上劲,她还是流着泪咬牙坚持。


  能行走后,彭贤钊给她制定了计划,每天至少走2公里,从出租屋到荆州花台走个来回。每天,邓雯玉都会跟彭贤钊讲自己的身体感受,也会跟他交流自己一天的所见。渐渐地,邓雯玉能绕着城墙步行超过2公里,也能走到荆州博物馆去看一看。那种腿脚越来越舒展的感觉,让她心情飞扬。


  彭贤钊托人帮这对母女介绍了工作,让她们慢慢融入荆州的生活。这对异国兄妹渐渐结下深厚友情。邓雯玉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彭贤钊所在的诊所,满屋子的药香令她安心。2013年春节,彭贤钊赶在除夕前回荆州,他炒了最擅长的青椒熏肉,还做了排骨火锅,3人热热闹闹地过了节。


  过完年,邓雯玉和母亲回了柬埔寨。彭贤钊每个月都通过物流给她们寄康复药物,询问日常情况。2014年春节前后,母女俩又相继来荆州住了几个月。“想回来看哥哥了。”邓雯玉像普通的沙市女孩一样逛街、游玩,她已经爱上了这座城市。


  这一次,彭贤钊结婚,邓雯玉一直计划要给他一个惊喜,“希望哥哥幸福一生”。蛋糕上的“新婚快乐”胜似千言……(楚天都市报)


人民币/美元最新汇率





微信号:angkortime

长按下方二维码进行识别、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部落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