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日记】2017年终总结之 海袭厅成长记

海洋日记2018-12-05 16:57:40

漂泊


清晨四点半,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床头,中国富商醒来。

二十分钟洗漱完毕,他乘电梯下楼,拉开白色的奔驰车门,驱车前往海袭厅。

沿路是一望无际的海岸线,让人心情愉悦,对这一天有了积极的期盼。这里是在越南岘港,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美溪海滩。

这是中国富商来到越南的第十一个月。

十年前,中国富商打死也想不到会来到越南重启人生。

以前凤凰卫视有个纪实系列片“中国人在非洲”,“中国人在法国”等等,中国富商每次半躺在客厅沙发上,嚼着花生米喝着雪碧看电视的时候,心想:流落到异国他乡谋生,他们走的那么远,肯定是一群伤心的人。


沧海桑田,简称沧桑。古人总结得很精辟:你的身躯一定要漂泊跨过茫茫大海,尝过麦熟麦落,见过田园荒芜,你才能懂得什么是沧桑。


这种领悟是岁月的馈赠,时间的结晶。但是等你突然懂得沧桑的那天,你会发现自己快老了,时间不多。


因此,你不得不把每一件要做的事都做好。


引力波


你有多少钱?你有多少人?

刚到越南的时候,中国富商仍是一无所有。

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欣赏,其实也是一种量子纠缠,会在共振时释放出能量。

中国富商要在异国他乡成立海袭厅,在越南这里经营合法,是未来十年的该国重点扶持项目。

消息在朋友圈发出后,有五个欣赏中国富商的人分别订了飞岘港的机票,

还有一个人素未谋面,也没通过话,他打篮球摔伤了脚,躺在床上无法远行。

于是他直接用网银汇了三百万过来。

这样,海袭厅顺利成立了。

有多少人想加入海袭工作?中国富商至少收到了五百条短信。

他偶尔笑言:如果敞开大门招人,估计排队人数堪比富士康。

吸取了上一次成立深圳海袭公司的教训,曾经黎某的背叛让海袭两年一蹶不振,(参见海洋日记前几篇),这次中国富商在招收赌徒时比较谨慎。

两个月后,海袭在岘港海边租了两栋宿舍大楼,员工五十余人。

开业三个月后,海袭会在岘港超越了大部分的同类公司,成为前五名的佼佼者。


少年


少年经常会半夜悄然而来,与中国富商喝啤酒聊天,天亮又悄然离去。

众所周知,少年的对手,是赌功无懈可击的荆一八。

“等我哪天打败了他,我要包一条船,去深海探险,云游世界!”少年喝了几杯后,脸色泛红,开始吐出豪言。

望着他削瘦白净的脸,中国富商微笑着说:“你已经打败了很多对手,观山义,网络三蛆,在江湖上你的名声不会亚于荆一八。”

“这不够,不够!”少年摇头说,“只有打败荆一八,我才算真正证明了自己!”

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都想证明自己。

但是你不要试图告诉他代价是什么,不要以为自己是过来人。

因为你终将会老去,胜不过未来。永远会有一批比你更强,更有活力的少年,他们的冒险成就更多荡气回肠的传说,让世界生机盎然。


欺骗


小雪走进办公室,中国富商问:“你交还给账房的工作码少了三万,是怎么回事?”

小雪无辜地说:“客人说马上下楼转账,我一时轻信,就借给了他。”

“好吧!”中国富商说:“给你一周时间,把钱追回来。”


此事还未了,一周后,财务从酒店商务处拿回一份对账单,上面显示海袭会欠房费二十五万,订房人是公关小雪。

于是中国富商又把小雪唤进办公室。

“你解释一下这个二十五万房费,帮谁订房,钱去了哪里?”

小雪更加无辜地说:“我想帮公司拉客户,房间是帮旅行社订的,钱这几天马上可以收回来。”

中国富商问:“房间已经订了,客人在哪?我一个没见到。”

小雪低头不说话。

中国富商说:“给你一天时间,保安部小项跟你一起去。”

第二天,小项和小雪把钱拿了回来。

中国富商警告说:“以后不准再违规操作,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小雪频频点头说:好。

又过了一周,酒店再次发来一份三十万的房费账单。

酒店经理同时发来微信:“贵公司最近订房异常,请核查一下。”

中国富商震怒,回复道:“我公司公关部小雪违规操作,与外人合谋盗卖公司房间,套取房费。请马上终止该员工的授权!”


其实做老板的大部分都不傻,有的老板看起来傻,只不过是他想对下属宽容一点。

三天后,房费大部分被追回,账面显示还欠四万。

小雪当然被驱除了,因行为不轨被酒店列入黑名单,四年内不准进入。


保镖


小项前来保安部报到。

小项在部队里是散打王,担任过某首长的保卫工作。大家对他的身手比较好奇,于是就在停车场开始了测试。

小项开车加速,急刹,甩尾调头,从驾驶座跃出(车辆继续匀速滑行),腰间拔枪,左右射击,跳回驾驶座,疾驰加速。

一气呵成,博得热烈掌声。

两个月后,小项郁闷地说:“在这里事情太少,我觉得使不上力,有点颓废了!”

中国富商问:“你认为应当怎样?”

小项说:“我想轰轰烈烈的干一番事业,把自己这些年训练的技能用上!”

贵宾厅的日常事务与小项初来时的憧憬相去甚远。散打基本用不上;开疆拓土用的是钱和营销方案,无需武力;一次建功立业的机会不明显,几乎看不到。

毕竟这里与金三角叙利亚有天壤之别。

过了不久,小项提出要走,去越南其它地方闯荡一番。

中国富商没有挽留。很快,保安部又有新人过来报到了。


影视部


来越南三个月后,影视部的人纷纷提出辞职。

制作小李说:“我想争取时间,尽快投入到真正的影视项目,不想再留在赌厅里做和影视无关的事!”

编剧九姑娘说:“我想写各种各样的剧本,在公司日常工作太疲惫,让我没有时间。”

中国富商答应他们:好的,你们走吧!

他说:“伟大的作品源于生活,海袭只会投资拍摄关于赌的作品,如果你们不了解不经历,做出来也不过是隔靴挠痒的广告剧而已!”

只有导演留了下来,在赌厅里整整工作了一年。

这样,在关于赌的作品上,至少有了一个作家、一个导演,组成创作的核心团队。

海袭公司才有可能在2018年制作出最写真,最有说服力的赌片。


上官九点


冬日的深夜,中国富商飞抵澳门。

永利皇宫的屋檐下,斜斜地映出两个人影,一只雪茄的火星一明一灭在闪动。

中国富商朝两个人影走去。

“你来了?”抽雪茄的人头戴斗笠,是一个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男子。他身后站立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身背双剑如岩石般纹丝不动。

“是的,上官兄,我来了。”中国富商答。

“你本不该来!”上官九点手中的雪茄亮光变得更加黯淡。

“但我还是来了,也许你不欢迎我,但以后我都会在这里!”中国富商说。

“哈哈,每一个来的人我都欢迎,因为他们都会死在我手里,你并不例外。”上官九点笑道。

“也许你说得对,但是,你也终究难免一死,你又会死在谁手里?”中国富商悠悠地说。

上官九点眉头一紧,手中的雪茄发出巨大光亮,他的脸色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