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天摩旅泰国(3)骑行泰国三大浪漫古城

摩托吧2019-10-17 08:02:01

不了解情况的车友可以先看前三篇:1、女骑士天石摩旅泰国,新年新征程!2、摩旅泰国(2)萝莉单骑泰南海岸线 3、摩旅泰国(3)24岁生日,我送自己两颗牙


行程变更


自从2018年1月1日开始摩旅泰国,我的原计划是以曼谷为中心,20天内跑完约7000公里的跨南北线路。



然而当我结束南部3500公里的行程,继续由曼谷北上时,在甘烹碧府郊外遭遇了交通事故,断了两颗大门牙。当时只想尽快回到曼谷检查牙齿,便决定缩短行程只跑一小圈泰国中部,串连三个历史悠久的古城:甘烹碧,苏可泰,和大城。



嘴里漏着风,也要造!



曼谷—甘烹碧

Bangkok—Kamphaeng Phet, 372km


在甘烹碧发生交通事故后,我一度对泰国交通心存后怕,不确定是否想要继续北上。骑行状态不佳就干脆不走了,我把车钥匙往旅馆一扔,好好吃喝了几顿压压惊,然后便出发找些有趣的地方四处玩玩。



清晨,我水壶里拎着一升泰产Sangsom朗姆酒,在甘烹碧新城里漫无目的的游荡着,被簇拥着的古城突然映入眼帘。



原来甘烹碧是泰国三大古城之一。作为一个抵挡高棉入侵的边境城市,尽管满是残垣断瓦,每一块残留的红土砖——曾是城墙亦或寺庙,仍旧迎着朝阳伫立着,仿佛在吟唱几个世纪前的光辉荣耀。



漫步古城,沿着平河便走到了河东的森林里。这里隐匿着大大小小四十多座寺庙遗址,玉佛寺就是其中之一。这时,九点多的林区还布着薄薄一层雾霭,金色朦胧的光芒从树枝间泼洒在三尊各自坐卧着的佛像上,映得那脸颊上昔日残存的金箔像眼泪。




独自站在时间洪荒的面前,看着微闭的佛眼,很是遗憾。这时候突然想到最近在流行的「佛系」人生态度——以平和的心去面对春秋轮回,人生百态。



说来有趣,来泰国前我在西藏的几个月,因为对藏传佛教好奇而无数次跟着藏族朋友们去转山,转湖,转寺,读藏传佛书解析,听诵经… 知识长了,被感动了,却仍旧是个性情中人,没「佛系」起来。



于是为这古城心生惆怅的我,拧开水壶猛嘬了一口朗姆酒。



甘烹碧—苏可泰

Kamphaeng Phet—Sukhothai, 78km


离开甘烹碧,我轻装上路前往下一座古城——苏可泰。



十三世纪初,素可泰脱离了高棉的统治后建立了泰国第一个独立的王国,而这古城的遗址也见证了泰文的诞生,以及佛教成为国教的过程。



虽然是同样是历史遗迹,苏可泰与甘烹碧不同。保存完好的古迹一如它几百年前的模样,在黄昏中满怀岑寂。



不动声色间,天寂静了,水也寂静了。这里六点关门,西方游客们踩着租来的单车已是回程,我在往反方向骑。



我喜欢在Golden hours(日落前一小时和日落后一小时)去踩景点,这样既能避开游客高峰,光的颜色和角度也比烈日当空时拍照更令人如愿。



苏可泰古城是这次行程中我最爱的地方。比起黄昏,这里更适合清晨来,因为在泰国,佛像的摆座从来都是面向晨光。



然后可以虚度一整天时光,在硕大的古城公园里找一处安静的地方,躺在葱郁的橡树下睡个回笼觉,或者翻阅读一本书,再回忆一下旅途中有趣的人和故事。



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我想到一个「爱旅行」的女性朋友,常在丽江大理拉萨尼泊尔此类地方游荡。她书读的也许不少却片面,坚信「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把身边排满了同样思维的酒肉朋友,以固执为个性,以烟酒约炮无所作为为情怀。可是没有足够的阅读量,怎能辨别面前的弯路与大道,遇上的闲人与贵人,听到的舆论与真相呢?如此漫无目的的行走,真的会提高自己的思维和价值吗?



我不是说,出来旅行,就一定要事先知道自己想从中获取什么。如果每个行者愿意在行万里路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中阅人无数,行万里路后思索回顾——那么旅行的意义,就不只在于旅行鸡汤里写的那些陈词滥调了。



旅行的所得,是要在反思与学习中慢慢悟到的。当一个人独自行走在陌生的环境里,他的优点和弱点都会一览无遗,这无疑给了我们一个清楚认识自己的机会。这时,比起自己慢慢寻找真我的旅程,什么触景生情时情怀的喷洒,灵魂的觉醒,是多么的空洞乏味啊。



傍晚7点多,云蒸霞蔚,遗址里已经空无一人。我在四周佛祖温柔的目光下踱步,想起立花北枝最为著名的一首俳句:「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俳句中一丝幽深的禅意,绕着我的脚尖,一同漫游在这片空寂里。



苏可泰—大城

Sukhothai—Ayutthaya, 364km


大城府曾是泰王朝——暹罗王朝国都,曾繁荣辉煌数百年。从1350年建都至1767年被缅甸攻陷,33位君王,417年历程,毁于一夜战火。



老城废墟里,一副地球末日,植被自由生长,覆盖万物的场景。仿佛草木才是主角,迟早要把人类文明吞噬掉。



嫩芽废墟可以轮回千万遍。我们生为人,仅此一生,能随心掌控的青春岁月更是短暂。



锦年不再来。为何不把这有限的时间过得热烈,抛开牵挂,在所经之地扬起一片凡尘?



大城—曼谷

Sukhothai—Bangkok, 90km


独自吃完晚饭离开大城,一个多小时便返回了曼谷。停下车打了摩的又一头扎进市区疯狂的交通里,去火车夜市的酒吧区喝一杯。



冬季的夜晚很舒服,温暖不潮湿。酒馆里放着David Bowie的「Moonage Daydream」,浪漫又热烈。没有玻璃的大窗外,游客们在欣赏摆在下面展示的十几辆复古摩托车,几个中国大叔边看边砸吧嘴儿。一瓶橘子汽水,一瓶荷兰黑啤,一杯自由古巴,几个拼桌一起聊天的新朋友们,来自好几个我没去过的国家。泰国的骑行旅程,就这么结束了。



我即将离开亚热带,回到西藏。机场的我缺了两颗门牙,浑身轻快,但脸上的容颜和骨子里的趣味却因为这个可爱的国家,悄然改变了。



P.S. 

泰北之行便于记录,只写了三座古城

许多路上最爱的自然风光,风俗人情

就在下篇小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