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子出嫁前需要准备什么特别的东西?

听说这有鬼2018-11-07 16:12:16

  L市区。

  一栋极致豪华的别墅内,大厅中的沙发上坐着几个年轻男女,他们仿佛在等什么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不耐烦的表情。

  “蹬蹬蹬。”

  清脆的高跟鞋从远处而来,别墅的大门猛的被推开。

  所有人回过头去,只见一个红色风衣的女子摘掉墨镜,迈着猫步走了进来。

  “纳兰锦悠,你迟到了!”沙发上一个看起来最年长的男子厉声道。

  红衣女子把墨镜扔到一边,懒懒道:“纳兰锦东,让你等着你就等着,哪有那么多废话!”说着眼光状似无意的扫过他们每个人身后的黑衣大汉。

  “你……”被唤作纳兰锦东想要拍案而起。

  “唉唉唉,别冲动,大家有话好说。”另一边的纳兰锦夜连忙劝道,转过头对红衣女子笑道,“锦悠,你今天把我们叫到这里,就是为了商量家产的事情,大家等也就等了,现在你来的也要有个交代不是。”

  一听到“家产”,所有人都坐直了身体,目光灼灼的看向纳兰锦悠。

  纳兰锦悠脸上笑着,冷色一闪而过。

  她的父亲纳兰嘉正在富豪圈也是很有名气的,和他的经营能力成正比的就是他的好色程度,二奶小三排的上名的连着脚趾头都数不过来,而私生子更是有九个之多。

  纳兰锦悠的妈妈也是出身高贵,可惜生性软弱,随着那几个私生子长大,家产之争愈演愈烈。

  钱财,纳兰锦悠本是不在意的,但是她绝对不能忍受这些带给母亲无数伤痛的私生子再带走属于纳兰家的任何东西。

  本来一切都还不算剑拔弩张,直到一个月前纳兰锦悠的亲哥哥出车祸重伤住院,母亲除了哭泣什么都不会,纳兰锦悠调查之下直到竟然是那九个人合谋所为,于是她就以商量家产划分为由,把他们都骗到了这里。

  果然,这些蠢货一个不落的都来了,还自以为是的每人都带着保镖。

  纳兰锦悠红唇轻扬:“别急,找你们来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惊喜。”

  口袋中的手指摁在了那个引爆的红点上。

  “轰!”一声惊天的巨响,漫天的火势瞬间高涨,耀眼的大火顷刻将整个房屋吞没,四周顿成一片火海。

  纳兰锦悠躺在冰凉的地板上,看着熊熊火光淡然一笑,捂着腹部枪伤处的手也缓缓垂下,目光开始涣散。

  他们带着的保镖都是国际雇佣军,那些人发现苗头不对,冲她射过来的的子弹她躲不过去,也不想躲避。

  反正她成功了,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了。

  离她不远处的纳兰锦绣一把抓住她,完全不复几分钟之前还咄咄逼人的样子,哀求道:“姐姐,姐姐我什么都不要了,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我知道你可以出去的,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和你做对了……”

  纳兰锦悠只是笑着观赏她狼狈的模样,也不管腹部的疼痛,酣畅淋漓的笑了出来,贴着她的耳朵说道:“纳兰锦绣,你不是厉害的很吗?你和你妈不是迷惑着爸爸修改了遗嘱,要走了百分之十的总财产吗?你不是出主意让那些小畜生们联合起来害死我哥哥吗?原来你还怕死呢,哈哈,你怕死呢!”

  不远处的纳兰锦东、纳兰锦岸等人疯狂的嘶吼:“纳兰锦悠,你个贱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贱人!”

  呵……做鬼?做人的时候都能被她设计死,做了鬼还怕了他们?!

  纳兰锦悠觉得身体渐渐发冷,唇边的笑容却丝毫不减。

  ……放心了,没人逃得出这里,门口有机关,爆炸的瞬间所有出口都被锁住了,地底埋着的炸药和空气中不知不觉渗入的易爆气体将会让这栋别墅成为真正的死地,全部都要死,没人能再算计的了哥哥和妈妈了。

  身体的重量慢慢消失,冰凉的身体也在感觉不到喧嚣,纳兰锦悠似乎越飘越高,越飘越远……

  混沌之间,似乎有一个少女的影响出现在她脑海中。

  她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没有实体,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容貌。

  少女看着纳兰锦悠,不知道过了多久,苦笑一声对她道:“等了这么久,总算等到了一个你。”

  纳兰锦悠大脑中有些迷惘,喃喃道:“你是谁……”

  少女清凉的手指覆在她的额头上,一股暖流顺着她的指尖滑入纳兰锦悠的脑海中,瞬间一段陌生的古代记忆流入了她的脑海。

  原来这个少女名叫慕青璃,是大楚王朝世家之女,遭继母陷害落了个清白不保,投河自尽的下场。死后魂魄难安,正好纳兰新死,魂魄离体,便拘了她的魂魄,想让锦悠替她重生在几年前,保住她的哥哥和弟弟。

  纳兰锦悠沉默良久,抬起头道:“好,我替你重生保护你的家人,但是作为回报,你要把我今日弄死的那些人的魂魄全部打散,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她要保证那些人再也不能打扰到自己的母亲和哥哥,包括以魂魄的形式。

  慕青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被这个女子的狠辣触动,轻轻点头道:“好。”

  纳兰锦悠的身体似乎从天空坠落下去,脑海中无数画面奔涌而至,杂乱无章却又那么清晰,如同一部无声电影。

  ……

  女孩出生时母亲温柔的笑容,一个男孩站在床边,轻轻地碰了碰妹妹的面颊,高兴地叫喊声。

  随后弟弟出生,母亲因为难产而死,一屋的缟素,她小小的眼睛里一片荒芜,哥哥紧紧拥着她,怀里抱着小小的婴儿,一遍遍的说着什么。

  她远远地看着一个白衣少年温暖而耀眼的笑容,却丝毫不敢靠近。

  哥哥被继母陷害,被撵出家族。

  弟弟因为意外从假山上掉了下来,摔成了傻子。

  而她最终也难逃算计,含恨而终。

  ……

  纳兰锦悠轻轻阖上了双眸。

  慕青璃,安心去吧,从此我就是你,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

  那些白光疯狂闪过,最终和她的魂魄重合,合二为一。

  “啊!”重生而来,刚睁开眼睛就听见一声刺耳的叫声,随即就是周围一阵又一阵的颠簸,她的身体似乎撞到了木框上,一阵尖锐的疼痛自肩膀蔓延开。

  什么节奏啊这是?

  慕青璃定神看了一下四周。

  摇晃的马车里,两个丫鬟一个嬷嬷在她身边,其中一个绿色比甲的丫鬟紧紧搂着她,努力让自己的身体替慕青璃承受四处的撞击,而另一个丫鬟死死抓着车窗一阵阵的鬼哭狼嚎。嬷嬷也吓得脸色发白,却强自镇定,挑起帘子喊着问着车夫发生了什么事。

  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慕青璃的身体向前倾去,绿衣丫鬟没抱住她,而另一个丫鬟却鬼叫一声缩得更远。

  眼看着她的脸就要撞向车内的木桌,慕青璃伸出右臂护住了头,随即狠狠的撞在了桌子上。

  “小姐!”绿衣丫头大惊失色,奔到她身侧,“小姐你怎么样。”

  “先别管我,车子如何了。”慕青璃咬牙问道,腕部以奇特的角度扭曲着,显然是脱臼了。

  “姑娘,马发狂了,车夫也不见了!”之前的嬷嬷也钻了回来,快速说着,她也是吓得六神无主了,要不怎么会跟平时柔柔弱弱的姑娘说这些,随即看到了慕青璃的手腕,惊呼一声扶住了她。

  马车发狂?

  慕青璃闭目想了一下,却根本想不起来有这么一段插曲。

  人一生的记忆何其纷繁零碎,她能看到的也只是几件对之前的慕青璃印象尤深的画面,更多东西却沉在了记忆海的深处。

  思及此处,慕青璃再不犹豫,对其他几人喊道:“快跳车!”

  “跳车?”嬷嬷惊的瞪大眼睛,“使不得啊小姐,那太危险了!”

  “不跳更危险!”慕青璃勉强着站起,对其他人说道,“这么颠簸下去车子迟早散架,到时候我们被甩出去才是不堪设想。”

  嬷嬷和绿衣丫头犹豫了片刻就站在了她身后,而那个一直乱叫的丫鬟却还是死死扒着车窗不放手。

  当下慕青璃也不再管她,三个人相互搀扶着走出了车棚,只见周围树影晃动,马儿却在依旧疯狂的奔跑着。

  “小姐,您先跳。”绿衣小丫鬟说道,车子即将散架,第一个跳车的最为安全。

  “不行!”慕青璃拒绝道,“我不能丢下你们,你们先跳,我能保护好自己。”她上辈子因为家庭原因学过一些防身术,虽然不能和正经的高手相比较,却在大多数的时候自保有余。

  郑嬷嬷也急道:“小姐别争了,快跳啊!”

  就在几人争执时,突然一道身影跳上了马背,一个小厮模样的人紧拉着缰绳,试图停住马匹。

  马儿狂奔着,可脖子上的缰绳却死死的勒着它,仰首嘶鸣,身子更是剧烈的晃动,车身又是一阵剧烈的摇晃。

  霜儿倚着的车框瞬间断裂,她惊叫了一声眼看就要头朝下摔了下去。

  慕青璃眼疾手快,几乎是同时抓住了霜儿的衣衫将她往前一拉,将她从险境上救了回来,自己却因为失去平衡被甩下车。

  糟了!

  这么快的速度摔下去怎么也要吃些苦头了。

  这一念头刚一闪过,她在半空中的身体就被人稳稳接住。

  一阵淡淡的熏香传来,慕青璃惊讶的睁开眼,却看见她的瞳孔倒影在一双黑眸中。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她下意识地抓紧他的衣衫,他的手臂异常沉稳,直到落地都没有让她感觉到不适。

  少年甫一落地就放开了她,看她站稳后立刻推后三尺远,眼中的惊艳一闪而过,温和的笑了笑,声音也是极为温柔:“世妹怎么样?摔伤了吗?”

  慕青璃看着面前的少年,白色对襟窄袖长衫,腰束淡蓝色祥云纹的宽腰带,缀着一块墨玉,而少年则是丰神玉朗,极为俊美。

  这张脸已经是世间少寻,浑身上下如玉天成的气质更是让人看过之后就再错不开目光。

  慕青璃呆呆的看着这俊美的容颜,脑海里乱糟糟一片,似是许多碎片划过,全是这个少年的一颦一笑,心中却有一股淡淡的酸涩泛了出来,还伴着尖锐的疼痛,她失声道:“苏云逍!”

  慕青璃发呆的时候,苏云逍站在她对面,依旧温和的笑着,一抹厌恶却掩藏在了眸子的最深处。

  苏家和慕家是世家,从小他也没少去慕家玩过,但一直对慕青璃没什么印象。

  记忆中的她每次都是远远地躲在一边,要不就是偷偷摸摸的跟着他,一点都没有嫡小姐的做派。后来他和她的姐姐慕青璎订了婚,便顾着男女之礼去的少了,谁知道她竟然私下送他信物!

  简直是骇人听闻,堂堂慕府嫡出二小姐竟然如此不顾廉耻。


精彩后续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据说看了结局的人都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