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山丘|女骑士摩旅越南西北环线游记分享(上)

摩托欧耶2019-08-14 08:33:02

文、图/何亦红
本文经公众号“马上走(ID: horse-travel )”授权转载



一匹龇着毛有点脾气的
小花马 

它来自越南民间的手工艺人
陪伴我骑行了越南北部
1000公里的摩旅行程
独自旅行难免有伤感的时刻
但孤独静谧也是生活的一种形态
在路上的所见所遇
丰饶了那一刻的静
好在还有它的陪伴 

D1: 河内 租车


一个立志要骑着手挡车纵穿越南的计划
变成了骑着弯梁车环行北部山区了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其实很多时候当你很迷茫的时候
不管怎样总要迈出第一步
之后总会有路

本是出门躲春节的,结果到了越南才发现他们新年和我们的春节是同一天。街上一个个装着礼品的竹篮子被覆上华丽的玻璃纸,堆积起来营造出浓浓的节日气氛;到处都在出售结满了金桔的小树,当地人买了往摩托车后面一绑就带走了,树大得把人整个都遮住了,远看就像一棵行走的树;女人们则在挑选盛开着桃花的树枝,挑好后怀抱着一打就上了男人的摩托车飞驰而去;鲜花则以粉红色的百合为主,当地人喜欢每盆一株地笔直地种在花盆中,比起我们喜欢的一把将其插在花瓶里的小资格调,这一盆盆百合直接栽出了富贵的东南亚乡镇气息。

原计划从河内骑摩托车到胡志明,因为是从北道南纵贯越南,租车的话需要解决异地还车的问题。旅馆老板给我两个方法:一是直接买一辆车,骑到胡志明后找车行卖掉。二是租一辆车到胡志明后交给他的朋友,再把车托运回河内。但车费加上运输费和买一辆车也差不多了,而且要存与摩托等价的现金,之后再退还。初来乍到,我还是决定出去转转再决定。预定这家酒店的时候我只是选了传统的还剑湖附近,但没想到是如此精准,选对了背包客最集中的核心区域,这片是老城区,带锥形帽子的小商贩仍然挑着担子兜售着好看的水果,摩托车铺满街道,停下等红绿灯的时候排起来非常壮观。

几十米之遥的胡同里就有两家提供租赁摩托车兼修车的店铺。这是一条普通的街巷,每一户门脸只有几米,只占有很窄的立面,顺着一家的楼梯走到顶楼,宽度仅容一人通过,是我见过的最窄的楼梯了。

第一家店的老板操持着流利的英语,他同时也是导游,从他手机的照片里看到他经常带人摩旅,是个不错的咨询对象,他甚至帮我规划了新的旅行路线:我只有十天的时间,即使路上不进行停留,骑到胡志明也非常紧张,不如改成环行越北山区,这里有美丽的梯田、多彩的民族,以及壮观的瀑布群等无数亮点。于是骑行计划改成了走北部环线。但是这个车行只有一辆稍新的雅马哈弯梁车,其他车看起来都很破旧。行前我下定决心不骑弯梁车的,于是决定到另外一家再探探行情。

第二家的门脸要大很多,门口还挂着tripadvisor推荐的旗子,好几个伙计在忙着修车,看起来更加专业一些。老板是一个近五十的中年人,看起来比刚才那个导游要可靠些。他给我介绍他们的三种车型,一种是mannul(手动档车),需要手动换档的;一种是semi-auto(半自动);一种是auto(全自动档)。听说我要骑长途,就推荐说半自动档的车较为合适,全自动的只适合城市观光。但他看我坚持表示有国际驾照,可以开手动档车,于是骑上他的车带我去仓库选车。以为仓库就在附近,结果这一开就是半个多小时,甚至跨过了江到了江北,拐进了一个小村庄。正在心里犯嘀咕的时候,仓库到了,果然车不少,几十辆整齐地排成两排,很有气势。但是仔细一辆辆看来,大部分落满了灰尘,合适的也不多。威武的本田越野车座位太高,我爬不上去;复古的机车拉风,但不适合长途骑行;甚至还有几辆来自中国的力帆摩托车,应该是在越南生产的,使用了英文的商标lifan,让人不由得揣度它在路上发生故障的可能性。

老板推出了两辆手动挡车,一辆本田一辆铃木,排量应该都是125cc,令我一阵惊喜。逐一试驾,操控性和高度和我的幻影150很相似,驾驶起来很顺手,可是却有一种快散架的感觉,其中本田那辆排气管发出的是像鞭炮一样的突突声,噪音很大。而老板却说,这不是很fun吗?很多人还刻意把排气管改成这样呢,多拉风!

没有选到合适的车,我还是一脸茫然,坐在仓库门口看着仓库里的修车伙计一口口地吸水烟筒,一下下地被弥漫的烟雾笼罩。老板最后推出一辆本田的半自动弯梁车,看起来成色很新,并拍胸脯保证,长途骑行即使在山区也没问题。我试了试确实有新车的紧凑感,动力也不差,而且后面已经预装了行李架,解决了携带行李的问题。就选择这辆吧,我不得不向弯梁车妥协了。折腾了整个下午,兜了一个大圈子,似乎都为了证明选择弯梁车是正确的。

于是一个立志要骑着手挡车纵穿越南的计划,变成了骑着弯梁车环行北部山区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D2:河内-麦州
(Mai Chau)150公里


小花马的第一站是麦州
一个稻田中的村庄
这里住的都是白泰族(White Thai)

然而从哪条路线骑行,第一站应该停哪里,我完全没有概念。街边有一家提供旅游资讯兼预定行程的小店,门口的桌子上右很多宣传画册被我翻了个遍,麦州的田园风光吸引了我,于是第一站便锁定在了那里。前台是一个长得貌似偶像剧主角的男生,我用英文才说明了情况,他马上说:”你跟我讲中文吧。“原来他在山西晋城上研究生,这是他家开的旅行社。他听说我是一个人骑摩托车,表示很惊讶,并告诉我听说边境很不安全,而且路很不好走,“我估计你去不了”。他用中文很肯定地说。 

其实很多事情是这样,当你很迷茫的时候,不管怎样总要迈出第一步,之后总会有路。 

将所有行李捆扎在车上用了很长时间。一个挎包一个拉杆箱都得绑上,还得保证不容易侧倒。折腾到上路已经中午了。靠google地图导航顺利地出了市区,前面一段是在与高速并行的辅路上,几十公里后就进入了两侧都是水田的公路。

田里始终笼罩着淡淡的雾气。兴许越南人死后就葬在自家的田地里了,水田里布满了各种类型的墓碑,有半圆形基础简易型的,也有修成亭台楼阁的复杂型的。每日家人们就在墓碑旁边的田地里劳作,或许这种日常的陪伴会让他们更安心吧。

沿途和中国广西、云贵一带的喀斯特地貌都很相像,平坦的坝子中间一个个绿色馒头状的凸起,注满水的稻田环绕其间。道路有时候笔直地分开稻田前行,有时候绕行山间。一路和各种骑摩托车的当地人并肩,有载着鸡笼的,有载着芭蕉叶的,有载着一家三四口的,甚至还有人用拖挂载了一头花斑猪!越南人的日常生活,都在摩托车上了。

麦州是一个稻田中的村庄,这里住的都是白泰族(White Thai)建筑统一都是干栏式吊脚楼,每家都开成了民宿,楼下作为餐厅和商铺,楼上是客房。我选了村口一家同时有新旧房子的客栈,客房在新房子,女主人和家里人住在旁边传统的茅草覆顶的民居中。商业化也早就蔓延到这个着小村庄,每家都在出售手工的布料,也都有一台传统的织布机,不过就我在住的这家观察,织布的老妈妈也就是在有客人经过的时候织一会儿,可能表演的成分更大一些吧。

不管怎样,窗外就是绿色的水田和村庄,沿着村里的小路散步到隔壁的村庄,和不同的当地人打招呼,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还是很惬意的。让我想起大理才村春天的田地。

D3 麦州-山萝
(son la)170公里


翻越东京高山(Tonkinese Alps)
天擦黑时候进入了son la(山萝)
小花马这一天的行程有点辛苦。

早上绑行李又花了很长时间,可是到了加油站发现油箱是在座椅里面的,又得把所有行李卸下来,加完油再绑一遍。 

这一路铺天盖地的都是山坡上种满的鲜花,以白色小花为主,像是某种农作物,当地人喜欢用颜色区分,种出一个心形来。一家苗族人正在地里拍照,女孩穿着传统的红色百褶裙,男孩穿着挂满亮片的黑色坎肩,举着一束亮黄色的花做出下跪求婚的样子,这就是越南的婚纱照了吧。女孩发现我在拍照后回头泯然一笑,真的很年轻,不超过二十岁,笑容和身边的小花一样纯美,清淡不浓重。在越南农村有很多人十五六岁就结婚了,政府规定的结婚时间是20-22岁,如果超过这个年龄,还会发放补贴,但还是有很多人早婚。

翻越东京高山(Tonkinese Alps),天擦黑时候进入了son la(山萝),是个大城市,但今天也是越南春节的除夕,家庭旅馆也不接待了,家家都是小别墅,写的都是越南文,看不出哪个是hotel,也不知道哪家可以住,我停在街头路边一筹莫展,这时恰好挡了一个开车的人的道,挪开后他很热心地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明白我需要找住宿时,上了车示意我跟着他的车,先带我到了他朋友开的酒店,但女主人同样也说,几天过节,不接待了。只得又去找了另外一家看起来比较豪华的对外宾馆,有一个小姑娘在值班,说有房间。这下总算踏实了,挥手和带路人告别,心存感激。其实不是我的运气好,只是在这里人们都是这样简单友善的。 

住下才发现,这个宾馆不仅是有房间,而是仅有这一间房间被我住了,整栋楼除了我没有一个客人。晚餐厨房给做了一碗方便面,放了几片牛肉,就算是我的年夜饭了。

D4 山萝-Than Uyen 
120公里


回到山萝市区继续上路
时值春节
但家家都悬挂着五星图案的红色国旗
气氛热烈
但因为街上空无一人
又显得冷冷清清

山萝市区里有一座废弃了的监狱,很容易根据导航就能找到。这是法国殖民者1908年建造的,1930到1945年期间,数以千计的越南爱国者在这里在押。黑色斑驳的围墙还留存着原貌,但墙内大部分房屋都坍塌了,但还保留着地基。主体建筑还保存完好,很有法式建筑的风格,二层有两口炊事班大锅,不太理解为什么最主要的建筑居然是个食堂!犯人的牢房在地下最幽暗的部分,厚厚生锈的铁门里,是石砌的一方空间,仅容一人坐立,不知犯人是如何睡觉休息的。外面的教室虽然也是高处仅留有一个小窗,依然幽暗,但总也算宽敞,一排排带孔的装置,应该是用来串起镣铐的,让人依然感觉到深深的禁锢之感。院子的四角有四个瞭望哨,登上其中一个,墙外则是城市的树林和绿地,即使当年也定是美丽的田园,而围墙上整齐密集的玻璃碴和一排排铁丝网,隔开了两个世界。 

回到山萝市区继续上路,时值春节,但家家都悬挂着五星图案的红色国旗,气氛热烈,但因为街上空无一人,又显得冷冷清清。

这一天的骑行是全程的精华,路过傣族聚集的地区,让人觉得回到了八十年代的西双版纳。芭蕉树掩映的寨子,还保持着乌黑的瓦顶,或者茅草覆盖的屋顶,没有难看鲜艳的塑料屋顶。即使在路上骑行一天甚至也没有遇到一辆汽车,偶尔遇到一辆摩托车,坐在后座的女人们挽着高高的发髻,把摩托车头盔顶得老高。家家都在举行着家庭聚会,人们在自家客厅里大声播放着音乐,手舞足蹈。 

这里的春节过得比我们彻底,所有饭馆都关门谢客,饥肠辘辘中看见路边一家人正在吃饭,他们热情招呼我进家,添了碗筷,饭菜是很简单的家常饭菜,煮圆白菜、卤肉、烤鸡,但已经心存感激,两个小儿子略懂英语,我们用翻译软件来回比划,相互遇到彼此都觉得是这个节日里的意外喜悦。

山路一直是沿水而行,远处一个个绿色的山包虚虚实实,起起伏伏,近处江水如碧。整个像是骑行在巨大的山水画中,真希望这样的路永远延伸下去,不要结束。黄昏时正好置身于一座山的高处,俯瞰如镜的湖水染上了夕阳的颜色,虽然陪伴我的只有这台忠实的机车,但那一刻觉得是对所有平时忍受的庸常与琐碎、低落与沮丧、孤愤与暴怒等等一切最消耗生命的负面能量最好的补偿,美好的能量在一点点回到自己身上。

作者简介:

何亦红
资深户外旅行者、媒体人。
摩托车旅行爱好者,骑行过丝绸之路、云南-老挝、日本北海道、越南等多条长途摩旅路线。
马背旅行爱好者、推广者。
马上走旅行文化工作室创始人。

扩展阅读

猜你喜欢

菜鸟学院
摩托车安驾培训

骑士商城
正品保真装备

意外保险
骑行意外保障